Translate

2019-03-21

捍衛邁克爾·傑克遜,就是捍衛了一段歷史


來源:mjjcn.com

(翻譯:Echo / 邁克爾傑克遜中國網特別工作團隊)

2019-03-21



/Glenville Ashby 

毀掉黑人很容易,因為他的同胞會幫你做到。

《逃離夢幻島》於36日在HBO電視臺播出,觀眾反響不一。大敵當前,邁克爾·傑克遜的捍衛者們時刻不鬆懈地保護著這位可以說是史上最具影響力的流行樂歌手的遺產。甚至著名紀錄片作家兼導演約翰·齊格勒也加入了這場爭論戰,他公開質疑這部電影的可信度。

擁護司法體系和法制的人如此之多,但是一個被判多項罪名不成立,甚至經受了聯邦調查局10年調查的人,現在似乎成了一場政治迫害的目標,這著實令人不安。更令人無法容忍的是,這個人已經去世很久了。

許多人都在問,為什麼在2005年傑克遜庭審時宣誓作證從未遭受性侵的兩名男子現在卻倒戈了,還獲得了大平臺的支持。為什麼要讓奧普拉·溫弗裡這樣的人來夯實他們的說法。

答案的複雜程度超乎你想像。

傑克遜在去世前與保羅·麥卡特尼和索尼唱片公司鬧掰了,這一點廣為人知。這位前披頭士成員曾指控傑克遜暗中購買了自己樂隊的歌曲版權,這在麥卡特尼看來是不可原諒的。傑克遜也成為了斯蒂文·斯皮爾伯格、大衛·格芬和傑弗瑞·卡森伯格這三位好萊塢巨頭的眼中釘。

來自好萊塢的惡意中傷

傑克遜後期備受好萊塢和媒體的詆毀。然而事實證明,他的猝死帶來了一筆意外之財,僅2015年一年,他的收入就突破了10億美元。


由於電影《就是這樣》、與太陽馬戲團簽訂的商標和出版協議、唱片銷售、流媒體播放以及即將上映的百老匯舞臺劇《滿足為止》,他的收入預期不可估量。

作為一名藝術家,傑克遜的全球號召力早已蓋過艾維斯·普雷斯利。在那個黑人藝術家被榨取利用後就慘遭拋棄的年代,艾維斯厚顏無恥地盜用黑人音樂,卻被冠以貓王的稱號。

在《王者還是山寨:艾維斯·普雷斯利與美國黑人模棱兩可的關係》一書中,布萊恩·沃德寫道,艾維斯·普雷斯利於1977816日死後,非裔美國報紙《芝加哥維護者》寫道:艾維斯·普雷斯利咽下最後一口氣時,媒體把他譽為搖滾之王,《奧爾曼河》一書中呐喊道,他算個什麼東西!我的朋友查克·貝裡才是搖滾之王。普雷斯利頂多算個王子,他受益於一位創造力非凡的統領者的才華。如果貝裡是白人,他完全可以讓普雷斯利退位,把他的王冠戴得好好的。’”

傑克遜被譽為流行音樂之王,但這既沒體現在權力階層上,也沒有在與索尼唱片公司和好萊塢掮客之間的公開不和(錄製歌曲《他們根本不在乎》期間)中發揮作用。他在艱苦的審判後被無罪釋放。他持有的股份卻在他死後卻出現了天文數字般的飆升,但這只會引火焚身。

但死敵永遠不會放過他。敵人的套路一貫有效:招募新人,讓他來做齷齪事。

這次不是別人,正是奧普拉·溫弗裡,一個在大衛·格芬價值3億美元的遊艇上慶祝65歲生日的女人。她和朋友們一起在生日宴上觀看《逃離夢幻島》。你猜對了:辦法來了。(確定了!奧普拉令人髮指的加入了摧毀傑克遜的勢力

溫弗裡在大眾面前扮演種植園嬤嬤””,實際上卻是個叛徒。這雖然可悲,但對她來說至關重要。溫弗裡闖下的麻煩已經被她在好萊塢和媒體的朋友們打點好了。但溫弗裡沒法跟被指控強姦的哈威·韋恩斯坦撇清關係,也無法掩蓋對詹姆斯·亞瑟·雷的扶持。雷是個江湖騙子,在亞利桑那州療養院治死了兩名參與者後,他被判過失殺人罪。奧普拉給了他神僕約翰般的人氣,可他卻在巴西的一所監獄裡被控多項強姦罪名。到目前為止,約有600名婦女指控這位奧普拉一手扶持的聖人是性侵犯。

毫無疑問的答案


 所以我的問題是,溫弗裡為什麼要大肆宣傳針對傑克遜的過時重炒的指控?原因現在一清二楚了。(在為傑克遜發聲前,三藩市大佬神秘死亡,友人揭發奧普拉

對於溫弗裡等認為在死人棺材蓋上跳舞沒毛病的人,我想問:你們難道不是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嗎?如果你真要這麼幹,我們是不也應該把艾維斯·普雷斯利拿到輿論法庭上審一審?難道他沒有被指控和傑克遜一樣的罪名嗎?好萊塢和媒體都很熟悉伊莉莎白·金在《艾維斯:女人就像狗屎,引誘14歲的孩子上床》(2016107日公開)一文中寫到的齷齪細節,但他們選擇保持沉默。

娶了13歲新娘的搖滾傳奇人物傑瑞··路易斯呢?

至於活著的人,為什麼不公開抵制泰德·紐金特、羅曼·波蘭斯基和伍迪·艾倫,卻要如此執著地打擊傑克遜呢?凱文·史派西?他也被媒體巧妙對待。

我再問一遍,難道傑克遜沒有被法庭證明無罪嗎?

儘管他有缺點,但邁克爾·傑克遜還是誕生于黑人的歷史和經驗過往。他給了我們音樂、藝術和歷史。

好萊塢和主流媒體只顧保護屬於他們的人。

我們現在必須捍衛屬於我們的東西。



2019-03-20

傑克遜遺產委員會感謝全球歌迷,分享事態最新進展

來源: 邁克爾傑克遜中國網

翻譯:Cici / 邁克爾傑克遜中國網特別工作團隊

2019-03-20

以下是邁克爾傑克遜遺產管理委員會給我們發來的最新聲明:


        首先,我們再一次感謝邁克爾的所有歌迷,並同時致謝邁克爾的侄子塔吉、侄女布蘭蒂、兄弟傑基、馬龍和提托,保姆格蕾絲魯蘭巴、亞倫•卡特、佈雷特•巴恩斯、斯蒂芬妮米爾斯和全世界為邁克爾發聲的人。我們也想感謝那些做足功課查驗事實的媒體人,同時也要指出《逃離夢幻島》的製作人罔顧事實,因為他一心只想用片面之詞來詆毀邁克爾的遺產,而事實卻無法佐證他的故事。

        我們也在此簡短介紹一下我們工作的進展,並對過去兩周發生的事情與你們分享一些想法。邁克爾作為一個在法庭上被證明清白的人,現在被各種公司和個人僅用發出指控的方法就可以隨意攻擊、抹黑和利用,只因為他已離世,不能再為自己辯護。對此,我們和你們一樣憤怒且心寒。

        除了針對《逃離夢幻島》發出了多個公開聲明外,我們也在繼續採取法律行動。雖然具體策略細節不便公開,但希望大家明白,我們將竭盡全力讓HBO和第四頻道為他們對邁克爾遺產做出的惡劣且完全基於謊言的抹黑行為承擔法律責任。很多人問我們為什麼申請公開仲裁,答案很簡單:我們相信公眾需要知道《逃離夢幻島》的真面目,需要知道為什麼這部紀錄片沒有反方意見,為什麼那麼多事實被忽略,以及為什麼那麼多人在被抹黑之前,卻沒有被片方最低限度地接觸並給出另外一方的故事。這樣惡劣的抹黑紀錄片不應該就這樣播出而絲毫不被懷疑。我們都知道,如果邁克爾還活著,這部紀錄片根本就不會出現。

        我們還將採取法律行動以外的其他行動。在恰當的時候,我們會公佈這些行動的具體情況。在過去十年來,我們一直以來秉承將目光放長遠的原則,所以這一次,我們也不能魯莽行事,不然正中HBO、第四頻道和《逃離夢幻島》導演及其電影主角的下懷。他們想盡辦法讓這部表現不佳的紀錄片獲得更多的關注,哪怕媒體用盡所有的能量去把這部電影兜售給觀眾。但目前來看,巨大的關注度和媒體的免費宣傳也並沒起到他們想要的效果:影片的收視資料與天花亂墜的炒作明顯不成正比,很多觀眾在看完第一集後就選擇不再繼續觀看。


 
        我們注意到媒體經常過分放大與影片相關的每一個公開的污蔑,但在我們看來,這個紀錄片對公眾和他們行為的實際影響,並沒有媒體想營造的那樣重大。雖然有些媒體想讓你以為邁克爾的音樂遭到了重創,但我們可以確定事實並非如此,在紀錄片播出後,對邁克爾音樂的消費並沒有下降,他的網上音樂播放流量也沒有下降。這說明除了知道真相和瞭解邁克爾的人以外,很多人也許不理解邁克爾古怪和他在社會規範之外的生活,但他們依然選擇繼續欣賞他創造的藝術。我們在全球各地的授權商依然在驕傲地銷售邁克爾傑克遜的周邊商品。我們能看到很多歌迷朋友們無法看到的內部資料,而我們正全天候一刻不停地分析這些資料並採取相應措施。

        我們也注意到大眾對這部片子的總體看法和主流媒體營造出的看法相去甚遠。雖然媒體不斷造勢洗腦,但很多觀眾依舊能看穿這部片子的一面之詞、過度的淫穢指控、表演式的對話和其他戲劇化的效果。他們也能看出《逃離夢幻島》終究不過是一個販賣謊言的活計,試圖說服觀眾邁克爾傑克遜並非是那個萬眾瞭解並熱愛的人。電影的兩個主角和他們的家人也曾是熱愛邁克爾的一員,直到他們為了上億美元的鈔票而選擇起訴。當人們有時間消化《逃離夢幻島》並檢查事實後,有更多的人意識到他們不能輕信該片的表面價值。我們尤其為邁克爾的歌迷和所有為他站出來的人們感到驕傲,他們指出了這部片子裡無數的矛盾和謬誤。很多對這些案件的每個細節都有研究的人,把片中的兩個主角的故事戳出了千瘡百孔。一些評論家和個人現在可以勇敢地公開承認,在他們研究了事實後,他們對這部片子的看法有了180度大轉彎。


 
        邁克爾傑克遜不會被禁聲,他的歌迷也不會——無論是在廣場上自豪播放他音樂的人們,還是在紐西蘭咖啡店裡整天播放他歌曲來抗議《逃離夢幻島》的店主,抑或是所有在各大城市舉起海報和標語宣告他清白的歌迷——,他們都不會被禁聲。正如邁克爾在25年前預言的那樣:真相終將是他的救贖。



友人Mark Lester的女兒Harriet 發文為邁克爾傑克遜 辯護

來源:邁克爾傑克遜微博

2019-03-20


友人Mark Lester的女兒Harriet 發文為邁克爾傑克遜 辯護,文章非常真摯,她說道:


        我真的不想再次經歷這些,不想為了尋找任何黑暗的一面而去梳理自己的童年記憶,但我的沉默讓我感覺自己像是同謀,所以,我想談談電影《逃離夢幻島》中的那些指控。

        我和邁克爾傑克遜一起單獨度過了很多時光,我也參與過許多活動許多紀錄片的拍攝,以用來作為虐待行為的證據。我和我的兄弟姐妹們曾進行過非常認真的討論,我們沒有一個人回憶起有被邁克爾傑克遜虐待過,或感到不安全,或看到任何類似這種性質的東西。

        從我自己與邁克爾傑克遜的關係中,我可以說我的經歷與紀錄片中的那些指控完全是相矛盾的。邁克爾想讓你覺得你自己是很特別的,你可以無所不能,他很堅定地致力於防止孩子們感到自己是一無是處和孤身一人的。他會經常給你打電話,送你禮物,對你大加讚賞,保護你免受任何負面的影響。我認為對那些受到嚴重傷害的孩子們表現出如此強烈的積極性和關愛,可能會導致對他產生嚴重的依賴,當他不能把自己的全部奉獻給他們時,那些人就會感到被背叛和被拒絕。

        我為我的父親感到驕傲,他為一個遭受到嚴重迫害的人挺身而出。我父親和我們所有人本可以輕而易舉的從這些指控中獲利,這些指控是能使我們賺得數億美元的。沒有人想聽真實的故事,因為它不賣報賺不到錢,也不會引發爭議。我曾經有過被一些人試圖操縱我和邁克爾傑克遜之間關係的經歷,我發誓他們暗示我受到了虐待,並試圖把我推向“那個故事”。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是多麼關心和保護那些受迫害之人及弱勢的群體,我對這個問題並不會掉以輕心,如果我發現有任何虐待的跡象,我會沖上屋頂大喊,我會把這個人收拾夠。你可以認真思索一下如果你處在我的情況下,你會怎麼做,如果我在這件事上撒謊有任何意義的話。為邁克爾傑克遜辯護,我沒有任何是可以從中獲利的,也不會失去任何東西。我很樂意和任何人談論此事,並把真相公之于眾。






2019-03-17

LV切割麦可杰克森 杜德伟怒飙:铜臭品牌



2019年03月16日 21:50

 中時    蔡琛儀


 
杜德偉和MJ合照。(翻攝臉書)


杜德偉怒飆罵LV。(翻攝IG)

                 法國時裝品牌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簡稱LV)於週四發聲明表示,因HBO紀錄片《Leaving Neverland》(離開夢幻莊園,暫譯)播出有關麥可傑克森過去的性醜聞,他們強烈譴責任何暴力、虐待等行為,因此將不再生產2019年秋冬系列以麥可為靈感的所有單品,引發相當大的爭論,也讓向來很少在公眾場合發脾氣的杜德偉,氣到在臉書、IG分別以英文、粵語飆罵LV。
                杜德偉氣呼呼的說:「我從來都沒喜歡過LV,你們拿MJ當主題本來就只想賺死人錢,現在又嫌棄別人?一個毫無正義感的銅臭品牌!」不少網友也都紛紛表示贊同。
身為麥可的頭號鐵粉,杜德偉曾透露在1987年於香港街頭首次見到來訪香港的麥可,相隔不到一周後,因他在TVB《城市故事》中客串演出,又剛好在電視臺遇到偶像,兩人不僅握手還有交談,後來杜德偉還順利圓夢與麥可一起拍照。
                他透露原本麥可要拿著寫「Hong Kong」的紙牌,對著鏡頭介紹自己人在香港,杜德偉靈機一動,偷偷將紙牌藏起來,等麥可發現紙牌不見時,再突然拿出來高喊:「We’re in Hong Kong!」讓全場人笑翻,麥可愣了幾秒後也隨即放聲大笑。麥可2009年過世後,杜德偉在香港替他舉辦追思會,並請來麥可的家人一同參加,更打造一座1:1的銅像供粉絲緬懷。
                麥可生前所傳的性醜聞真實性一直備受懷疑,HBO該部紀錄片也是爭議性十足,難怪身為鐵粉的杜德偉會爆氣。
(中時)

2019-03-14

超級長篇控訴:邁克爾傑克遜遺產委員會1億美元訴狀圈出重點!

來源:mjjcn

2019-03-13

翻譯:Echo Chen、Nikki、PrinceParisBlanket、恒兒、椰果am、good_girl、Dreamer、Moon、Janet、Michelle燕、Mimosa
校對:Keen、LiberianGirl
配圖協助:MJJTaiwan,Lucifer,Annie,Miss小黃豆
視頻:劉哲、Rocky
邁克爾傑克遜中國網特別工作團隊

超級長篇控訴:邁克爾傑克遜遺產委員會1億美元訴狀圈出重點!二月下旬,邁克爾傑克遜遺產管理委員會起訴HBO及其母公司時代華納,索賠1億美元。在遺產方面提交的強制仲裁申請裡,他們指責HBO支持兩個敲詐MJ遺產未果的騙子,並違反了1992年HBO和傑克遜簽訂的羅馬尼亞演唱會播出合同中的非貶低條款。


傑克遜的現場演唱會曾為HBO帶來最高收視率,現在HBO卻恩將仇報,散播謊言。

我們邁克爾傑克遜中國網的翻譯團隊加班加點進行了翻譯。並在今天,終於可以把成果分享給大家。

當時很多國外歌迷就說,看完這份訴狀,基本就可以讓《逃離夢幻島》徹底破產。然而,也不是有很多人有耐心看完這篇訴狀,所以造成很多重點,並沒有被廣泛報導,甚至許多事實,歌迷自己都不熟知。

我們今天發佈這份訴狀,希望其中的乾貨,能給你們作重要參考,也希望讓更多人看清這個案子、這個騙局和整個抹黑行動的本質和真相。隨著偽紀錄片的播出,我們也希望我們能從片子本身挖出更多的漏洞和謊言,徹底讓某些人的陰謀破產!



邁克爾傑克遜遺產管理委員會起訴HBO及相關公司訴狀

案情簡介

邁克爾•傑克遜是清白的。就這樣。2005年,邁克爾•傑克遜接受了一次審判,作為中立方的法官和陪審團雙方聽取了事實證據,應用了相關法律法規。最終久經世故的陪審團裁定他無罪。他已去世十年,仍有人想從他在世界範圍內取得的巨大成功中獲利,並利用他的與眾不同。邁克爾很容易成為攻擊目標,不只因為他再無法為自己辯護,還因為法律不能保護死者免受誹謗,無論謊言多麼荒謬。邁克爾也許沒有遵循社會大眾的生活方式,但天才和古怪不能成為被定罪的理由。關於HBO在偽紀錄片《逃離夢幻島》中對邁克爾•傑克遜提出的指控,沒有任何事也沒有任何人能改寫他的的確確無罪的事實。任何片面的偽紀錄片都無法取代真實的紀錄片,更無法取代雙方證詞都會被聽取、呈堂證供堅實有力、並可以對證人進行盤問的法庭庭審。



此次他在去世後遭遇的詆毀,由以下角色合作完成:



HBO:最近被美國電話電報公司(AT&T)收購,極其需要奪取眼球,因為在移動網路時代,它越來越無關緊要。它的主要競爭對手在1月份的收益報告中直言要考慮上線一款備受歡迎的網路遊戲,這使得它對HBO產生了更大的威脅。在製作這部虛構作品時,HBO貶低邁克爾以及曾讓HBO獲利頗豐的“危險”世界巡演的行為,無視了它自己對邁克爾及其名下公司應盡的合同義務。


韋德•羅伯遜和詹姆斯•薩菲丘克: 這兩個公認的偽證者,其中一個自稱“騙術大師”,他們曾在法庭起訴,歷經超過五年的法庭程式,這出鬧劇最終卻以失敗告終。他們的故事漏洞多到數都數不清,而兩人都曾宣誓作證說邁克爾•傑克遜是他們的激勵之源,並沒有對他們做過任何壞事。在邁克爾在世時,他們從未動用過指控這張“彩票”。他們從來沒有在邁克爾生前提出這些指控,是因為他們知道邁克爾會讓這兩人為自己的誹謗行為承擔法律責任,就像邁克爾曾對“記者”維克多•古提雷茲做過的那樣。古提雷茲似乎是這兩個人虛構故事的真正作者,當年他寫的那本誹謗性小說(《邁克爾,我的情人》)中的類似虛假指控,讓陪審團對他判罰數百萬美元。



丹•裡德:HBO安排的“紀錄片製片人”兼《逃離夢幻島》導演,他違反了新聞和紀錄片製作的所有責任條例,深深嵌入進指控者的法律團隊,甚至在長達240分鐘的影片中連一分鐘都捨不得花在關於羅伯遜和薩菲丘克說謊的海量鐵證上。縱觀全片,他沒有加入任何與捏造的故事相悖的觀點,也沒有採訪任何說法與他鐵了心要拍的虛構電影的故事線相矛盾的人。丹•裡德根本就沒想過要去查閱羅伯遜和薩菲丘克起訴傑克遜遺產委員會一案的法律記錄,其中明確寫道,在官司期間,法官發現羅伯遜宣誓後仍在關鍵問題上撒謊;還被逮到對法院和遺產委員會,甚至是他自己的律師隱瞞重要證據。裡德甚至忽略了這些人仍在向傑克遜遺產委員會索要數億美元賠償,所以他們也有數億個理由去撒謊的事實。

上述參與者的行為本身就說明了問題,但必須要特別強調一下HBO。HBO甚至拒絕會見傑克遜遺產委員會的代表,而遺產的主要受益者是邁克爾的三個孩子。遺產方面沒有提出威脅,只是要求見面討論偽紀錄片的相關問題。HBO不是在尋找真相,只是應AT&T的老闆的公開要求,在尋求“內容”和“參與度”罷了。

真正的受害者是遺產的主要受益人,即邁克爾的三個孩子,在埋葬父親十年之後,在邁克爾沒有機會做出回應的今天,他們還要被迫忍受外界對父親的攻擊。



但邁克爾•傑克遜永遠也不可能被禁聲。他的音樂和藝術,連同他的清白都將會永生。它們將比那些企圖從他身上訛錢的人所散佈的虛假聲明、流言蜚語和不法指控延續得更持久。最後,關於這部偽紀錄片,被更多曝光真面目的,將是HBO,而絕非邁克爾•傑克遜。

關於HBO在與傑克遜遺產委員會合同有效期間違反相關義務的綜合指控

“當一名死者的良好聲譽被攻擊時,回頭看到可以保護生者聲譽的法律,不禁讓人心生羡慕,兩者之間形成了鮮明而古怪的對比……死者是不能提起誹謗訴訟的,但人們卻可以對死者提出嚴重指控,還無需被傳召到法庭上作證,更無需擔心因誹謗和中傷而受到懲罰。這種不公正的可能性是那麼的明顯。”——節選自《中傷死者》,《格拉斯哥先驅報》(1926年7月27日),原文摘自唐•赫爾佐格,《誹謗死者》(耶魯大學出版社,2017)

A.邁克爾•傑克遜被證明是清白的

1. 大約十年前的2009年6月25日,邁克爾•傑克遜因其“醫生”用藥殺人的犯罪行為而去世。在那四年前的2005年6月14日,加利福尼亞聖瑪利亞的12名男女陪審員一致認定傑克遜無罪,所有關於他不可言說的行徑的指控均不屬實。



2. 邁克爾•傑克遜被判無罪並非出於所謂的“合理懷疑”。“合理懷疑”一詞只在傑克遜的律師湯姆•梅塞羅的開庭陳述(結尾處)中出現過一次。與當年很多在媒體上冷嘲熱諷的法律專家不同,梅塞羅毅然承擔起了證明傑克遜清白的重任。他在開庭陳述中對陪審團說的第一句話是:“我現在告訴你們,我要在這個案件中做出一些承諾,我要履行這些承諾,相應的,我希望你們聽到最後再做出決斷。這些指控是虛假的、愚蠢的、荒謬的。”梅塞羅對他承諾要證明的事毫不懷疑:“我們將證明從未發生過(性侵兒童)。”三個半月後,陪審團發現梅塞羅信守了他的諾言。陪審團認定邁克爾•傑克遜不是孌童犯。陪審團發現梅瑟羅說得對:對傑克遜的指控是“虛假、愚蠢和荒謬的”。



3.澄清邁克爾罪名的陪審團由多元化背景的美國公民組成,其中有幾位受到過高等教育,還有幾位在某一方面具有特殊專長,例如:當地社會服務機構的負責人,擁有辯護律師碩士學位的前高中校長,擁有數學碩士學位的數學教師,土木工程師,以及在軍事基地附近居住的居民。這些陪審員在最近的採訪中證實,他們直到今天也認同當年的審判結果。



4.傑克遜2005年的無罪宣告結束了長達12年的來自湯瑪斯•斯奈頓的討伐——此人是聖芭芭拉縣前地方檢察官。斯奈頓費盡心思尋找假定的傑克遜“受害者”。以納稅人作犧牲品,他派調查人員到美國和世界各地去追蹤指向假定“受害者”的“線索”。他們的調查人員前往菲律賓、澳大利亞、英國等地。在過去的十年裡,斯奈頓對傑克遜的夢幻莊園和洛杉磯的住宅進行了多次突襲搜查。

然而他們卻什麼也沒有發現。正如《滾石》雜誌的馬特•泰比(可從他的其他文章中看出他並非傑克遜的粉絲)在判決後不久寫道:“事實上,(斯奈頓的)案子的每一個組成部分都在法庭上崩潰了,審判的重頭戲立馬變成了一場比賽,大家想看檢察官能否設法讓所有的證人出庭作證的同時,而不讓他們中的任何一個人帶著手銬被逐出法庭。”



5.鑒於斯奈頓在那些年中針對傑克遜提起未經證實的指控,聯邦調查局也對邁克爾•傑克遜進行了全面廣泛的調查。通過《資訊自由法》可以找到聯邦調查局提供的關於傑克遜的300頁檔,其清楚地表明,聯邦調查局從未發現任何證據表明傑克遜是兒童侵犯者(因為他不是)。(FBI解密文件:https://vault.fbi.gov/Michael%20Jackson)



6.法律分析師兼作者傑弗瑞•圖賓在判決後解釋道:“你不需要法律學位就能理解這一裁決。對於邁克爾•傑克遜來說,這是一場絕對的完全的勝利,對湯瑪斯•斯奈頓來說,這是一場徹底的羞辱和失敗。該地方檢察官已經起訴了邁克爾•傑克遜十多年,他提出了一個陪審團根本不相信的案子。就這麼完了。”

7.用圖賓的話來說,斯奈頓對邁克爾的討伐可能“完”了,但對邁克爾造成的傷害僅僅是個開始。

B. 邁克爾•傑克遜的文化遺產和人道主義貢獻



8.邁克爾•傑克遜長期以來一直是兒童權利的捍衛者,在他有生之年向兒童慈善機構捐獻了數億美元,並在遺囑中為兒童慈善機構承諾繼續捐贈數千萬美元。鑒於邁克爾致力於改善世界各地兒童的生活,長達12年的愚蠢的兒童性侵指控使他深受打擊。正如一位作家所寫的,邁克爾在審判結束時,“形如枯槁”。


9.邁克爾•傑克遜沒有自己的童年。從10歲起,他便成為他大家庭的主要經濟支柱,從來沒有享受過正常的童年。正如他在唯一可以解釋自己的媒介中(歌曲創作)所唱的那樣:“這是我的命運,去補償我從未有過的童年……在你評判我之前請試著去愛我,審視自己的內心然後發問,你可曾見過我的童年?”可以說他是地球上最有名的人,但也可能是最孤獨的人之一。



10. 在宣告無罪後,邁克爾•傑克遜幾乎即刻離開美國,並從公眾視野中消失了好幾年。2009年初,他準備在倫敦O2場館舉辦一系列駐場演出,名為“就是這樣”。儘管邁克爾歷經艱難,遠離公眾視野,但他的魔力並沒有消失。就像我們在邁克爾逝世後發行的電影《就是這樣》中所看到的,在為倫敦的O2場館演出的彩排中,邁克爾•傑克遜仍然可以跳舞、唱歌並以一種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方式使觀眾為之癡迷。

11.2009年6月25日,邁克爾•傑克遜去世。邁克爾去世引發的全球性的悲痛和哀悼是前所未有的。AOL稱這是“互聯網歷史上的重大時刻”。大約15%的Twitter帖子(每分鐘5000篇)提到傑克遜。直到今天,大多數人還記得他們聽到邁克爾•傑克遜去世的消息時身在何處。



12. 在邁克爾•傑克遜去世後,人們曾抱有幻想他最終能夠遭遇安息,希望媒體能夠停止玷污他,這些媒體糾纏邁克爾數十年,編造出各種離譜的故事。2009年6月26日,邁克爾•傑克遜去世的第二天,一位27歲的被邁克爾•傑克遜提攜的舞蹈演員韋德•羅伯遜在一份聲明中概括了許多人的心情:邁克爾•傑克遜是“我相信人性中純粹善良的主要原因之一……我會永遠想念他。”

C. HBO, 網飛和“付費電視”行業的變化



13.與此同時,大約在邁克爾去世前一年,一家名為“網飛”(Netflix)的公司開始慢慢地從其非常成功的DVD郵租業務轉向互聯網流媒體業務。它的轉型成功,保守來說,是過去十年中最大的成功之一。在過去的幾年裡,網飛和那些遵循類似模式的亞馬遜會員(Amazon Prime)、葫蘆網(Hulu)等公司一道,完全顛覆了付費電視的業務。

14.網飛和其他流媒體公司正處於原創內容和紀錄片的前沿,甚至直接與大型電影製片公司簽訂了“第一輪”電影內容的合同,這曾經是HBO等付費電視網的全部命脈。簡單地說,網飛威脅著付費電視的生存。沒有任何一家公司比HBO這家為時甚久的付費行業領袖受到的威脅更大。



15. 隨著整整一代的“非有線觀眾”選擇了“頂級”服務,HBO一直在努力追趕。網飛1月份發佈的一份盈利報告顯示,《堡壘之夜》這款受歡迎的網路遊戲是比HBO更重要的競爭對手,這進一步說明了HBO越來越變得無足輕重。

D. HBO從美國電話電報公司(AT&T)獲得指令

16.2018年6月,HBO的母公司時代華納被美國電話電報公司(AT&T)收購。

17. 美國電話電報公司新成立的“華納媒體”部門(包括華納兄弟和HBO)的首席執行官約翰•斯坦奇指揮HBO贏得“流媒體戰爭”,並從網飛、亞馬遜和其他公司廣獲認可的成功中得到了更多啟示。他命令HBO首席執行官理查•普萊普勒:“我們要達到一天幾個小時”,這是指他希望觀眾觀看HBO內容的時間。“這不是一周幾個小時,也不是一個月幾個小時。而是我們需要一天幾個小時。”此外,據《名利場》雜誌稱斯坦奇“明確指出在當前大資料的時代,僅靠HBO本身是不夠的。”

18.正如《紐約時報》報導的那樣,在2018年7月與普萊普勒的一次會議上,“斯坦奇表示HBO未來將大幅增加其用戶基礎和觀眾觀看節目的時長。為了實現這一目標,該電視網將不得不推出更多的內容,將自己從專注於其標誌性周日晚精品節目的業務,轉變為更大、更廣泛的業務。”



19.在理查•普萊普勒擔任HBO首席執行官期間,節目內容一直是個難以解決的問題。

除了《權力的遊戲》,其他所有與HBO相關的前沿、經典的原創內容——《黑道家族》、《火線》、《朽木》、《六英尺之下》、《明星夥伴》、《欲望都市》、《抑制熱情》等等——都是出自于前任克裡斯•阿爾佈雷切特(Chris Albrecht)執掌HBO的時代。隨著2007年阿爾佈雷切特的離開,理查•普萊普勒接任了職務。阿爾佈雷切特在原創內容上取得了成功,而普萊普勒在原創內容方面卻幾乎完全失敗了。現在在這個行業裡有網飛和其他公司參與競爭,HBO在這個時候原創內容失敗,時機堪憂。(HBO老總下臺!或因生產太多《逃離夢幻島》這樣的垃圾內容)



20.HBO現在唯一能真正吸引大量用戶的節目只剩下《權力的遊戲》。它最後一季只有六集,將於2019年5月結束。在那之後,HBO將不再擁有任何“王牌”內容了。簡而言之,HBO正面臨著生存問題。

21.雖然認識到網飛和亞馬遜的節目預算超過HBO,但斯坦奇拒絕大幅增加HBO的節目預算。如果不大幅增加預算,HBO將不得不轉向一種更便宜的方式來製造熱議和節目內容。

22.因此,理查•普萊普勒需要為HBO獲取能吸引流量的內容,並且,他需要以低廉的價格獲得這些內容。處於這種絕望中,普萊普勒一直樂於違反他的公司的所有內部政策和程式。與此相關的是,普萊普勒決定故意違背HBO對邁克爾•傑克遜所負的義務。鑒於他在1992年初來到HBO擔任高級副聯絡官和首席執行官顧問,這個義務普萊普勒毫無疑問是知道的。因為就在那一年,HBO與傑克遜合作,轉播了“危險”世界巡演中的一場演唱會,這仍是迄今為止普萊普勒在HBO任職初期最大的事件。

23.和之前的很多人一樣,理查•普萊普勒決定把目光轉向邁克爾•傑克遜,從中賺取金錢。這樣一來,他和HBO與一位與他們共事多年的紀錄片導演丹•裡德進行了合作。他們決定講述兩個連環偽證者——韋德•羅伯遜和詹姆斯•薩菲丘克的故事。這兩個人至今仍在提起訴訟,向傑克遜遺產委員會索要數億美元,儘管HBO公然假稱這兩個人不是為了錢而講故事,但其實這兩人的故事已經在公開訴訟中被證明完全不可信。對於HBO來說,好消息是,這個紀錄片的劇本已經由羅伯遜和薩菲丘克共同的律師撰寫。同一位律師為兩人起草了詳細的聲明。這些聲明中的淫穢和虛假的細節,由同一名律師為兩人書寫,然後被用作“紀錄片”的劇本。

E. HBO與傑克遜簽訂了一項廣泛的非貶低條款,以換取傑克遜現場音樂會的歷史性播放權



24.HBO和邁克爾•傑克遜以及他的公司,包括本案原告Optimum製作公司前身,TTC巡演公司,有著長期的合同關係。在這一關係下,HBO製作和發佈《逃離夢幻島》不僅是不顧後果、不負責任的,而且也違背了HBO與Optimum公司所簽合同的明文規定。

25.在他成年後的第四張錄音室專輯《危險》發行之後,傑克遜出現在電臺城音樂廳,在擠滿了人的新聞發佈會上宣佈,他將開始進行“危險”世界巡演,以這種方式給他的“治癒世界”基金會和其他慈善團體籌措資金。

26.傑克遜計畫在五個大洲進行現場演出。這次巡演最終收穫了巨大的成功,經過69場現場演出,大約有350萬的歌迷欣賞了表演。不過,這次巡演在美國並沒有任何演出。

27.傑克遜以前從未允許在美國的電視上播出或廣播任何完整的演唱會。然而,在“危險”世界巡演中,傑克遜為了他在美國的數千萬歌迷,決定允許這整整兩個小時的表演被拍攝並在電視上播放。

28.獲得首次在電視上播出這個世界上最大明星的演唱會的獨家權利,對於任何一個電視臺來說,都如同一個大獎。如《紐約時報》曾報導的那樣,“這有可能是在電視上播放演唱會方面的一筆最大的商業交易”。最終,HBO爭取到了轉播傑克遜布加勒斯特演唱會的獨家權利。傑克遜和Optimum公司前身授予HBO這項權利的授權條款被記錄在了一個書面合同中。



29. 當時,HBO的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邁克爾•福奇吹捧了這一電視事件,他向《紐約時報》解釋說,“由於(邁克爾•傑克遜)在近期沒有在美國進行巡演的計畫,這個特殊的HBO事件可能是美國觀眾多年來能夠看到邁克爾•傑克遜完整演唱會的唯一機會。”

30. HBO播出了兩個小時的電視節目——1992年10月10日(星期六),晚上8點,邁克爾•傑克遜“危險”巡演在布加勒斯特的演唱會。正如《綜藝》當時報導的那樣,播出“危險”巡演中的這場演唱會是該電視臺有史以來收視率最高的特別節目,約有370萬戶美國家庭通過HBO電視臺收看傑克遜的表演。

31.除了金錢上的考慮之外,HBO和它富有經驗的律師團隊為了能夠播出傑克遜的第一次電視直播演出,同意了協議中的某些條款。確切地說,這正是“授權許可方(TTC巡演公司)授權HBO播出布加勒斯特演唱會的直接原因”,HBO同意協議裡特定的非貶低條款。

32.到1992年,邁克爾•傑克遜是世界上最受歡迎和最知名的藝人。他也一直是可惡小報報導的物件:他睡在高壓艙裡,他毆打他的寵物黑猩猩,他買了“象人”的骨頭等等。正因為如此,對他來說,與他有業務往來的人都不應該貶低他,不給小報提供虛假消息,這是非常重要的。很多其他媒體都在做小報那樣的事,但傑克遜不需要擔心和他共事過的媒體也跟著那樣做。



33.在那些非貶低性條款中,HBO承諾,“HBO不得對表演者或其代表、代理人或商業行為發表任何貶低性言論,或採取任何可能損害或貶低或導致表演者聲譽或公眾形象受損的行為。”協議中其他條款要求HBO如果想要播放關於傑克遜的其他節目的話,就必須通知並與傑克遜和Optimum製作公司商議。

34.HBO同意,HBO承諾受約束的條約將在“HBO與許可方和/或表演者產生聯繫或契約關係”期間及之後繼續生效。

35.理查•普萊普勒於1992年初開始在HBO工作,擔任高級副聯絡官及首席執行官顧問。所以普萊普勒肯定知道,或至少應當知道HBO與邁克爾•傑克遜的合同,因為《邁克爾•傑克遜在布加勒斯特的演唱會:“危險”巡演》是HBO當年最大的盛事。然而,普萊普勒鋌而走險,故意無視HBO對邁克爾•傑克遜應負的義務。

F.在HBO做出的一系列事情中,其所暗示的傑克遜在“危險”世界巡演相關的活動中虐待兒童的內容,違反了協定中的非貶低契約

36. 2019年1月25日,HBO製作的名為《逃離夢幻島》的“紀錄片”在聖丹斯電影節首映。電影重述了傑克遜在幾十年前遭受的兒童性侵指控,這些指控早已被證明不可信。

37.但這部電影完全不是一部“紀錄片”。正如HBO與電影導演丹•裡德所承認的那樣,他們無視了一切紀錄片攝製規範和新聞事業的正直性標準。電影長達四小時,本足夠對事實進行詳盡的調查。儘管如此,HBO與裡德沒有對檢驗羅伯遜與薩菲丘克言論的真實性做出任何努力,也未對電影本身做出細緻的審查。HBO與裡德並未探討兩人(羅伯遜與薩菲丘克)提出指控的動機:他們正施加壓力於加利福尼亞法院針對傑克遜遺產委員會的高達數億美元的糾紛。HBO和裡德同樣不願指出的是,兩位電影主角都在對傑克遜遺產委員會的訴訟中被發現數次說謊(更不用提事實上,他們還曾在刑事訴訟程式中為傑克遜作證,解釋稱他們與傑克遜之間絕無不正當行為)。主審法官發現羅伯遜的謊言過於明顯,以至於他拒絕理會羅伯遜的宣誓聲明,並發現沒有任何理性的審判者會相信羅伯遜的宣誓聲明。

尤其是,羅伯遜做假證稱他在2013年3月前從未聽說過傑克遜遺產委員會,儘管真相是他在2011年曾與遺產委員會的聯合執行人約翰•布蘭卡會面,試圖將自己推銷進太陽馬戲團的傑克遜主題演出組裡做導演,但他失敗了。羅伯遜何時知曉傑克遜遺產委員會的存在,是決定他是否是在有效訴訟時限內提起訴訟的關鍵問題。然而,主審法官發現,在羅伯遜試圖控告遺產委員會要求數億美元賠償的訴訟之中,其可以毫不猶豫地對關鍵問題撒謊。HBO和裡德未曾採訪任何其他證人,儘管很多證人的證詞都與羅伯遜和薩菲丘克的證詞相悖。



38. 事實上,兩個在電影中被指名道姓為所謂“傑克遜性侵受害者”的人(麥考利•庫爾金和佈雷特•巴恩斯),HBO與裡德均沒有去聯繫。但是,在電影發佈後,這兩人均公開醒目地表明這部電影提到他們被“虐待”之事是徹底的謊言。事實上,電影中被反復提及名字,也是所謂的“取代”了羅伯遜的那一位傑克遜“受害者”,將這部電影稱為“一個虛構作品”。HBO或裡德從未與其接洽,從未請他對電影裡關於他的言論做出評價。( 即將反擊!佈雷特巴恩斯因《逃離夢幻島》將起訴HBO )



39. HBO的電影違反了與傑克遜和Optimum公司的純文字協定:電影[對邁克爾•傑克遜]作出了虛假的、並且“貶低性的評價”,並且“貶低或傷害了邁克爾•傑克遜的公眾名譽與形象。”

40.  更糟糕的是,HBO對他們從中獲利的巡演所做出的不誠實的評價。電影明顯斷言傑克遜曾在“危險”世界巡演過程中存在虐童行為。比如說,在電影其中一個場景裡,韋德•羅伯遜的母親喬伊•羅伯遜稱當邁克爾告訴她說,他將不會帶韋德去參加“危險”巡演時,她感到非常沮喪。羅伯遜女士繼續說,她特別不安是因為邁克爾帶著另外一個男童和家人去了巡演,然後傑克遜和那個男童在“危險”巡演中的視頻被展示出來。韋德•羅伯遜然後說,就是那時,他意識到自己被那個男孩“取代”,也就是說,任何理智的觀眾都會解讀為這是在說邁克爾•傑克遜在“危險”巡演中性侵那一個男孩。那個年輕人多次在影片中被提及名字,但卻公開聲明這部電影是“一部虛構之作”,並數次強力聲明邁克爾•傑克遜從未在“危險”巡演和其他任何時候中對他做過任何不恰當的舉動。這部電影卻十分高效地忽略了這一點。



41. 總結來說,HBO從播出“危險”巡演時期的一場演唱會並推廣邁克爾傑克遜藝術才華中獲利。現在,HBO同樣從“危險”巡演獲利,只是這次的方式是播出一個“紀錄片”並錯誤指控傑克遜在這次巡演中性侵兒童。沒有什麼比這更直接違反非貶低條款的了。

申請仲裁

42.HBO決定故意違反其對傑克遜及其實體公司的承諾和契約。HBO違反了紀錄片新聞的基本準則和合同的明確條款,僅根據兩名經證實是連環偽證犯的人的虛假陳述,播出了一部針對傑克遜的片面攻擊性作品,從而玷污了傑克遜遺產。

43.HBO的首席執行官理查•普萊普勒充分意識到HBO與傑克遜和Optimum公司的合同關係,但卻故意忽視了這些關係,這是不可原諒的。HBO播出的這部電影,包括它對“危險”世界巡演的兩面三刀的描述,構成了對合同中的非貶低條款的惡意和故意的違反。

44.正如理查•普萊普勒自己曾經說過的那樣,“謊言在真理穿上靴子之前,就已經走遍了半個世界,我們對此負有一定的責任。”的確如此。

G. 韋德•羅伯遜和詹姆斯•薩菲丘克

45. HBO和普萊普勒故意違反了他們對傑克遜和Optimum公司的非貶低條款義務,鑒於這部電影僅僅依靠兩名連環偽證者的話,情況就變得更糟了。

46.韋德•羅伯遜和詹姆斯•薩菲丘克是公認的偽證者。他們之前作證說,傑克遜從未以任何不恰當的方式碰過他們。到2013年和2014年,他們陷入了財政困境。薩菲丘克非常需要錢,他那渴望成功的演戲和音樂生涯的夢想就此破滅,並且早已從他的身邊溜走。就羅伯遜而言,他的編舞生涯已接近尾聲。他毀掉了所有的關係,唯一留下的是他與邁克爾•傑克遜的聯繫。但在2011年,傑克遜遺產委員會拒絕了他在太陽馬戲團演出中擔任首席編舞的工作,他告訴太陽馬戲團,他“非常想要”這份工作。到了2012年,羅伯遜的妻子威脅要與他離婚,因為他已無法工作。



47.因此,在2013年和2014年,羅伯遜和薩菲丘克改變了他們的說辭。毫無疑問,這些故事都發生在他們改變說辭的前一年,在閱讀了《福布斯》和其他的報導以及看到了諸如《60分鐘》這樣的節目對傑克遜遺產委員會的空前成功進行報導後,羅伯遜和薩菲丘克對傑克遜遺產委員會提起了訴訟。

48.在對傑克遜遺產委員會提起訴訟之前,羅伯遜和薩菲丘克曾多次聲稱自己做過偽證,並表明希望現在“只說真話”,然而羅伯遜和薩菲丘克在提起訴訟後仍然不能保持他們陳述的真實性。尤其是羅伯遜,在2013年至2017年期間,在他對傑克遜遺產委員會提起的訴訟中屢次做偽證。就傑克遜遺產委員會發現的眾多案例中的幾個例子而言:

a.在羅伯遜最初針對傑克遜遺產委員會的案件中,法官發現了羅伯遜的一個謊言,這也是該案件的關鍵問題,即他是何時出於訴訟時效的目的知道傑克遜遺產委員會的(羅伯遜謊稱當時在提起訴訟時才知道有遺產委員會,但兩年前他就與遺產的管理人布蘭卡見過面談過工作)。這個謊言是如此明顯,以至於法官採取了非常步驟,在簡易判決的申請中,直接無視羅伯遜的宣誓聲明。法官發現沒有哪個理性的事實追尋者會相信羅伯遜的宣誓聲明(亦稱,他在宣誓下的謊言)。根據明確的相反證據,法官因此作出有利於傑克遜遺產委員會的判決。

b. 在羅伯遜對傑克遜遺產委員會的訴訟中被抓住的眾多謊言中的另一個謊言則是,從2012年5月到他2016年宣誓作證之日,他與任何人都只進行過一次關於他虐待指控的書面交流。這是又一個是韋德•羅伯遜偽造的謊言。通過協力廠商(主要來自羅伯遜的母親喬伊和他的妹妹香塔爾)發現,羅伯遜有上千次這樣的交流,與每個人談論他不斷演變的“虐待”的故事(其中許多交流內容都是向他母親詢問所得,讓她幫他重建“我和邁克爾的故事”)。事實上,羅伯遜甚至在提交申請的前一年寫了一本關於傑克遜所謂的虐待行為的書,而他卻對傑克遜遺產委員會和他自己的律師進行了隱瞞。當羅伯遜在2012年末和2013年初去出版商那兜售他的書時,他與許多出版商就他所謂的虐待進行了交流(這與他宣誓時說的他只有一次關於“虐待”的書面交流的謊言相反)。2013年3月,羅伯遜為了向傑克遜遺產委員會提起訴訟,第一次與律師會面。這正好是他的書商代表告訴他沒有人對他想出版的荒唐故事感興趣的幾周後。



49. 更確切地說,在HBO、(英國)第四頻道和丹•裡德出現之前,沒有人對發表羅伯遜捏造的自相矛盾的故事感興趣。

50. 總之,由於HBO和韋德故意忽視真相,這部影片因此忽略了對針對傑克遜提出的指控進行任何審查,也忽略了無數事實和情況,這正好說明了羅伯遜、薩菲丘克和其共同的訴訟律師編造了這些故事,以作為他們正在進行的訴訟活動的一個工具。因為遭到所謂的侵犯,他們正企圖向邁克爾•傑克遜遺產委員會及其附屬公司索要數億美元的賠償金。

51. HBO如果對羅伯遜以及他對傑克遜的指控進行了批判性思考,就會發現這些指控的荒唐性。2005年,當傑克遜因涉嫌現在看來不可信的性侵指控而面臨刑事檢控(傑克遜最終被無罪釋放)時,當時作為成年人的羅伯遜在法庭宣誓作證說,傑克遜從未騷擾過他或做出其他任何不當行為。即使在面臨我們加州最優秀的檢察官之一(斯奈德的高級副檢察官)的一次嚴格的交叉盤問時,羅伯遜也從未動搖過證詞。



52. 過去多次,羅伯遜也同樣公開為傑克遜辯護並且否認他被性侵,即使在傑克遜死後,羅伯遜依然很支持他。正因為羅伯遜堅信邁克爾是清白的,所以在傑克遜死後的幾年時間裡,羅伯遜都在徵求和傑克遜相關的工作:比如向傑克遜致敬的一期《舞林爭霸》節目;導演肯尼•奧特加也問他是否能為電影《邁克爾•傑克遜:就是這樣》提供幫助;在珍妮•傑克遜致敬邁克爾的MTV演出中表演;還有在邁克爾•傑克遜遺產委員會的2011年傑克遜+太陽馬戲團主題演出。所有這些都讓他能夠繼續發揚光大他的朋友兼導師的遺產,並且從中賺到錢。他是否真的像他現在聲稱得那樣被嚴重性侵過?如果是的話,他為什麼要花費一年的時間創作一部關於他的施虐者的生活和藝術的演出?

53. 韋德•羅伯遜以書面的形式自豪地宣稱自己為“騙術大師”。在她母親的證詞中,她母親表示贊同,並解釋說韋德應該“獲得奧斯卡獎”,因為他有直視別人的眼睛也能撒謊的能力。羅伯遜夫人毫無疑問是正確的:韋德•羅伯遜的確應該為他在《逃離夢幻島》中的表演而獲得奧斯卡獎。

54. 儘管羅伯遜和薩菲丘克現在聲稱要向公眾說出真相來幫助其他“受害者”,但他們之前的行為卻顯示完全相反。羅伯遜提起訴訟時,一開始選擇以“密封”的方式提起訴訟,希望邁克爾•傑克遜遺產委員會能在“秘密”公開之前迅速給他錢。然而遺產委員會對這樣的勒索沒有興趣,所以訴訟隨後被解封。



55. 薩菲丘克照搬了同樣可疑的劇本。他多年前也在法庭上宣誓作證說傑克遜從未侵犯過他,然而幾年後,當薩菲丘克在2013年5月的《今日秀》上看到羅伯遜說起他對邁克爾•傑克遜遺產委員會提出的數億美元的訴訟時,薩菲丘克才“突然發覺”他小時候“被性侵過“。抱著賺錢的想法,薩菲丘克也聘請了代表羅伯遜的同一個律師,並針對性侵提出了雷同的訴訟,同樣是索要數以億計美元的賠償。

H. 丹•裡德和他製作一部有關邁克爾•傑克遜的紀錄片的主意



一個真正的紀錄片製作者應該已經探究了上述問題,包括羅伯遜和薩菲丘克在2013年和2014年復蘇他們所謂的“真相”之後仍被逮住撒的多個謊言。一個真正的“紀錄片製作者”會探究這兩個人的經濟動機,包括他們不斷向邁克爾•傑克遜遺產委員會尋求數億美元賠償,並且只在他們陷入嚴重的財務困境時才提出他們的索求(在羅伯遜的案子裡,是因為邁克爾•傑克遜遺產委員會拒絕雇用他在太陽馬戲團的表演中擔任首席編舞師)。然而,HBO聘請的“紀錄片製作人”對真相並沒有興趣。

57. 丹•裡德自詡為“紀錄片製作人”,他製作過多個關於色情題材的紀錄片,比如《嬰兒:英國的超級捐精者和名人的性取向》(Babies: Britain’s Super Sperm Donors and Celebrity Sexploitation)。韋德因拍攝了一部讚美一名義務“戀童癖獵手”的電影而聞名,他曾在網上誘捕一名因婚姻破裂、財務困境以及與兒子分居而患嚴重抑鬱症的男子。在裡德電影的主角精心策劃讓此人被捕後,嫌疑犯自殺了。

58. 根據一次採訪,丹•裡德提到,當他正在為一部紀錄片尋找主題時,一位元朋友問他,“什麼重大但懸而未決的故事是人人皆知的?”根據裡德的說法,他的朋友接著說:“邁克爾•傑克遜呢?這是個大事,卻沒人真正知道發生了什麼。”當然,正如上面所解釋的,我們確實知道發生了什麼。聯邦調查局調查了邁克爾•傑克遜,結果一無所獲;聖巴巴拉縣的一名地方檢察官起訴了傑克遜,但也完全敗訴,陪審團宣佈傑克遜完全無罪。



59. 薩菲丘克的訴訟完全是輕率的,因此他的訴訟很快就被扔出法庭,這也讓他很少有機會在法庭宣誓下說謊。他成功避免了取證或出示任何文件。儘管如此,支持他訴訟的聲明中包含了許多已被證實的謊言。任何人只需搜索維琪百科和傑克遜2005年在聖瑪利亞審判的記錄,就可以知道薩菲丘克在一些問題上撒謊了。你無須承擔任何民事責任。你無須通過檢索法律資料庫去理解;搜索穀歌就足夠了。事實是,HBO的律師發現他們的節目主管凱西•布羅伊茲並沒有什麼可以吹噓的。

60. 然而HBO跟裡德完全無視了之前指控中的事實,他們反而將關注的點放在了兩個人——韋德•羅伯遜跟詹姆斯•薩菲丘克身上,這兩個人都有過在法庭上撒謊的歷史(他們兩個都一前一後提起了訴訟)。他們妄想通過指控而獲得數億美元的金錢(他們至今仍在堅持他們的行為)。

HBO無視擺在他們眼前的事實

61. HBO跟裡德故意無視堆積成山可以證明羅伯遜和薩菲丘克的不良信用的證據,這些證據傑克遜遺產公司都能夠完整的提供給他們,如果他們開口要的話,但是他們並沒有。

62. HBO跟裡德從來都沒有跟遺產公司接觸過,也沒有跟傑克遜家族和他的孩子接觸過,或跟其他人也沒有接觸。以上這些人全都可以細緻核查這兩個人的指控。HBO跟裡德這麼做的原因無外乎兩點:(1) 他們知道羅伯遜跟薩菲丘克的故事將會在反復審查中崩塌。2. 他們知道如果傑克遜遺產早知道有這樣的一部片子要出現的話,會預備好反擊的片子。這就是為什麼他們在官方宣佈《逃離夢幻島》的時候竟然隱藏主角名字的原因;而也正是藉由遺產發佈的最初官方聲明,才首次“曝光”了電影的主角是誰。

63. 這也許是傑克遜遺產委員會的天真幻想,希望HBO能做出正確的決定,我們給理查•普萊普勒寫過長達十頁的長信告知他許多(但不是全部)細節。傑克遜遺產委員會從來沒有對他進行過任何恐嚇,只是希望HBO能夠在播出前與遺產代表坐下來面談。

64. 然而,HBO連回信的禮節都不懂。就在他們接到信的第二天,他們的節目主管凱西•布羅伊茲自大的對媒體說:“從來沒有任何計畫會跟傑克遜遺產委員會見面。我們將播出這部‘紀錄片,這不會因一封信而改變。”



65. 凱西•布羅伊茲解釋說他跟HBO決定根本不去探究這部片子的潛在的可信度問題,因為這是一部“非常強有力的紀錄片”。任何只有一半體面的電影人都可以對任何事情做出一部“強有力的紀錄片”,因為這樣的電影人公開拒絕考慮電影中人的信譽問題。一部“紀錄片”故意無視與其論點相反的證據,仍當然可以是一部“強有力的紀錄片”。但同時,這樣一部“強有力的紀錄片”,更多與小報的聳人聽聞主義別無二致,而非尊重真實的新聞主義。我們向HBO跟公眾發起挑戰,請你們說出任何一個受尊敬的紀錄片製作者和受尊敬的電視網,看看他們是不是會故意在發出這麼嚴重的指控時,拒絕與其他人討論,而只與指控者探討。說出一個名字來。

66. 除了新聞倫理和規範外,要檢驗這部帶著虛假指控、且除了與指控者和家庭交談而不讓其他任何人發聲的“強有力的紀錄片”,只能訴諸於誹謗法。這是問題的核心。正如這份申訴書在開頭就已說明,逝者遭遇誹謗時,英美法系裡沒有民事責任法律可依。HBO和丹•裡德就是利用這個不幸的法律空子,無視媒體行規,拒絕與任何可以揭穿羅伯遜跟薩菲丘克虛構故事的人交流,並卑鄙地自認合法。




67. 凱西•布羅伊茲跟媒體吹噓說,這部片子已經被很多HBO的律師審查過。我們猜測他們所謂的“很多律師”大概只是花了兩分鐘就報告說,HBO並不需要有任何的擔心——因為你們對一個死去的人,無論說什麼都無所謂。

68. HBO的“許多律師”不知道他們對傑克遜和Optimum公司的非貶低條款義務。HBO不能僅僅“怪罪他們的律師”犯了這個錯誤。它的CEO理查•普萊普勒幾乎肯定清楚這部電影違反了HBO對邁克爾•傑克遜的義務,但普萊普勒似乎是故意無視了這些義務。遺憾地是,普萊普勒從AT&T得到的指令,以及他無論如何都要尋找內容的需求,都讓他忽視了公司的義務和基本的操守和體面。

J. HBO拒絕和原告溝通

69. 協議包含了一項強制仲裁條款。具體如下:


“(四)仲裁。因本協定引起的,或與本協議有關的任何爭議,均應提交加利福尼亞州洛杉磯縣高等法院的退休法官進行具有約束力的最終仲裁,法官由雙方共同任命。任何此類爭議的解決,如果雙方不能達成一致任命一位退休法官,應在30天內一方書面通知另一方,再由每一方各任命一位退休法官,由這兩位退休的法官來任命第三位單獨的法官來解決爭議糾紛。如果當事雙方任命的法官在任命後30天內不能選擇第三位單獨的法官,與該爭議有關的單獨退休法官應由加利福尼亞州洛杉磯縣高等法院來任命。被選定的退休法官應按照美國仲裁協會的仲裁規則進行仲裁,並將其視為由美國仲裁協會進行仲裁。”

70. 2019年2月7日,通過他們法律顧問,邁克爾•傑克遜遺產委員會和Optimum製作公司的聯合執行人給HBO的首席執行官寫了一封關於《逃離夢幻島》的長信。這封信中列舉了許多這部電影明顯的缺陷和輕率之處,也有大量證據證明羅伯遜和薩菲丘克兜售的是虛假故事。



71. 信中,傑克遜遺產委員會和Optimum製作公司要求同HBO開會討論解決方案。HBO卻從未回應。相反,HBO公開聲明他們不會與傑克遜遺產委員會或任何相關方面就這部電影的問題進行溝通。正如上文所指出的那樣,HBO的凱西•布羅伊茲毫不含糊地表明,HBO對於真相或與原告討論電影不感興趣。

72. HBO因此完全切斷了原告試圖與HBO溝通或對爭議進行仲裁的管道。

73. HBO的宣傳機器可能會爭辯稱傑克遜遺產委員會尋求仲裁是為了走秘密的法律程式。錯。傑克遜遺產委員會尋求仲裁是因為這是他們與HBO的合同所要求的。不像HBO,邁克爾•傑克遜,他的繼承者,以及附屬公司都信守承諾。他們同意仲裁,也必將這麼做。然而,傑克遜遺產委員會能夠預見HBO的宣傳機器的胡言亂語,為了免除他們認為傑克遜遺產委員會只想要仲裁而使訴訟程式秘密進行的想法,傑克遜遺產委員會明確要求HBO同意公開仲裁。事實上,羅伯遜和薩菲丘克的訴訟都公開庭審,所有關於傑克遜先生是如何“虐待”羅伯遜和薩菲丘克的虛假、生動和詳細的陳述——都在媒體上引起了軒然大波——這都是公開的記錄。如果HBO真地看過了這些訴訟的公開資料就會發現,事實是羅伯遜和薩菲丘克的信用早已在法庭上破產。不幸的是,很明顯HBO沒有做任何盡職調查。

當事人,管轄權和地點



74. 根據《民事訴訟法典》第410.10條,加利福尼亞州高等法院對洛杉磯縣具有完全的管轄權。根據《民事訴訟法典》第1292條,由於協議是在洛杉磯縣達成的,仲裁條款要求在洛杉磯縣履行,雙方均應在洛杉磯縣進行仲裁。

75. 原告Optimum製作公司(“Optimum”)是一家加利福尼亞的公司。Optimum是TTC巡演公司(“TTC”)的繼承者,TTC也是加利福尼亞的一家公司。TTC和Optimum在2010年12月左右合併,Optimum作為繼承公司。一份真實正確的“合併協議”副本檔同加州州務卿謹隨函一同展示在附件中。原告約翰•布蘭卡和約翰•麥克萊恩是邁克爾•傑克遜遺產的指定和現任執行人,他們是這一身份的當事人。

76. 被告時代華納娛樂有限公司是德拉瓦的一家有限合夥企業。1992年,“家庭票房”(HBO)是時代華納娛樂公司的一個部門。
被告HBO公司是一家德拉瓦公司。基於資訊可查,相信它是時代華納娛樂公司“HBO”部門的權益繼承者。

77. 被告1到5是身份或角色未知的企業,誘使兩名被告違反合同義務起訴,並故意或無意干涉了那些合同義務。

78. 被告6到10是身份或角色未知的個人,誘使兩名被告違反合同義務起訴,並故意或無意干涉了那些合同義務。

仲裁的第一個原因:違反合同
(針對所有被告)

79. 包含的起訴者參見本訴狀前面的所有指控。

80. 起訴者Optimum的前身TTC,與被告時代華納娛樂公司洛杉磯分公司的“HBO”部門簽訂了一份有效且可執行的合同。一份真實且正確的合同副本作為證據附後。邁克爾•傑克遜是協議的預期協力廠商受益人。

81. 起訴者約翰•布蘭卡和約翰•麥克萊恩是邁克爾•傑克遜遺產委員會的正式任命和現任的共同執行人,因此繼承了邁克爾•傑克遜在協議中的權利。

82. 基於資訊和信賴,被告HBO是被告時代華納娛樂有限公司“HBO”部門的利益繼承人,因此繼承了被告時代華納娛樂有限公司“HBO”部門的義務。

83. 基於上述原因,被告違反了他們在協議項下對起訴者的義務,包括但不限於貶低邁克爾•傑克遜和污蔑“危險”世界巡演。

84. 原告已經履行了協議項下除免除或放棄外的所有實質義務。

85. 被告的違約行為已經對原告造成實際損害。在之後的仲裁中,遺產管理委員會有充分證據證明,HBO可以從對邁克爾傑克遜遺產和管理委員會商業運作的侵害中獲益至少一億美元。

仲裁申請第二部分:違反協議約定的誠信和公平處理
(針對全體被告)

86.原告重申前述所有主張。

87.無論是主協定還是單項合同,雙方均默認遵守誠信和公平處理條款,即任何一方不得損害對方權利以獲取利益。

88.被告的獲益行為損害了原告的權利,違反了誠信和公平處理條款。

89. 原告已經履行了協議項下除免除或放棄外的所有實質責任,

90. 被告違反誠信和公平處理的行為已經對原告造成實際損害。在之後的仲裁中,遺產管理委員會有充分證據證明,HBO可以從對傑克遜遺產和遺產委員會商業運作的損害中獲益至少一億美元。


訴訟請求

由此,原告遺產委員會請求法院對被告作出如下裁決:

法院強制HBO因其違背非貶低條款的行為而接受公開仲裁,對違反《協議》中的非貶低條款以及違反其中的誠信和公平交易公約的聲明進行仲裁。

在仲裁中,傑克遜遺產委員會將找尋由HBO方面對邁克爾•傑克遜應予以斥責的貶低行為所直接造成的一切損失,如果HBO蓄意損害傑克遜遺產的行為被證成功,該索賠預計會超過一億美元。

如果原告證明他們有權獲得懲罰性賠償,原告將會進一步要求仲裁者在允許的範圍內同意最大限度的懲罰性賠償。


日期:2019年2月21日

金塞拉-威茨曼-伊瑟爾-昆普-阿迪瑟特有限責任合夥法律事務所

署名:
霍華德•威茨曼
Optimum製作公司以及邁克爾•傑克遜遺產委員會執行人,約翰布蘭卡和約翰麥克萊恩的律師








鳴謝:

翻譯:Echo Chen、Nikki、PrinceParisBlanket、恒兒、椰果am、good_girl、Dreamer、Moon、Janet、Michelle燕、Mimosa
校對:Keen、LiberianGirl
配圖協助:MJJTaiwan,Lucifer,Annie,Miss小黃豆
視頻:劉哲、Rocky
邁克爾傑克遜中國網特別工作團隊


超級長篇控訴:邁克爾傑克遜遺產委員會1億美元訴狀圈出重點!二月下旬,邁克爾傑克遜遺產管理委員會起訴HBO及其母公司時代華納,索賠1億美元。在遺產方面提交的強制仲裁申請裡,他們指責HBO支持兩個敲詐MJ遺產未果的騙子,並違反了1992年HBO和傑克遜簽訂的羅馬尼亞演唱會播出合同中的非貶低條款。


傑克遜的現場演唱會曾為HBO帶來最高收視率,現在HBO卻恩將仇報,散播謊言。

我們邁克爾傑克遜中國網的翻譯團隊加班加點進行了翻譯。並在今天,終於可以把成果分享給大家。

當時很多國外歌迷就說,看完這份訴狀,基本就可以讓《逃離夢幻島》徹底破產。然而,也不是有很多人有耐心看完這篇訴狀,所以造成很多重點,並沒有被廣泛報導,甚至許多事實,歌迷自己都不熟知。

我們今天發佈這份訴狀,希望其中的乾貨,能給你們作重要參考,也希望讓更多人看清這個案子、這個騙局和整個抹黑行動的本質和真相。隨著偽紀錄片的播出,我們也希望我們能從片子本身挖出更多的漏洞和謊言,徹底讓某些人的陰謀破產!

邁克爾傑克遜遺產管理委員會起訴HBO及相關公司訴狀

案情簡介

邁克爾•傑克遜是清白的。就這樣。2005年,邁克爾•傑克遜接受了一次審判,作為中立方的法官和陪審團雙方聽取了事實證據,應用了相關法律法規。最終久經世故的陪審團裁定他無罪。他已去世十年,仍有人想從他在世界範圍內取得的巨大成功中獲利,並利用他的與眾不同。邁克爾很容易成為攻擊目標,不只因為他再無法為自己辯護,還因為法律不能保護死者免受誹謗,無論謊言多麼荒謬。邁克爾也許沒有遵循社會大眾的生活方式,但天才和古怪不能成為被定罪的理由。關於HBO在偽紀錄片《逃離夢幻島》中對邁克爾•傑克遜提出的指控,沒有任何事也沒有任何人能改寫他的的確確無罪的事實。任何片面的偽紀錄片都無法取代真實的紀錄片,更無法取代雙方證詞都會被聽取、呈堂證供堅實有力、並可以對證人進行盤問的法庭庭審。


此次他在去世後遭遇的詆毀,由以下角色合作完成:

HBO:最近被美國電話電報公司(AT&T)收購,極其需要奪取眼球,因為在移動網路時代,它越來越無關緊要。它的主要競爭對手在1月份的收益報告中直言要考慮上線一款備受歡迎的網路遊戲,這使得它對HBO產生了更大的威脅。在製作這部虛構作品時,HBO貶低邁克爾以及曾讓HBO獲利頗豐的“危險”世界巡演的行為,無視了它自己對邁克爾及其名下公司應盡的合同義務。


韋德•羅伯遜和詹姆斯•薩菲丘克: 這兩個公認的偽證者,其中一個自稱“騙術大師”,他們曾在法庭起訴,歷經超過五年的法庭程式,這出鬧劇最終卻以失敗告終。他們的故事漏洞多到數都數不清,而兩人都曾宣誓作證說邁克爾•傑克遜是他們的激勵之源,並沒有對他們做過任何壞事。在邁克爾在世時,他們從未動用過指控這張“彩票”。他們從來沒有在邁克爾生前提出這些指控,是因為他們知道邁克爾會讓這兩人為自己的誹謗行為承擔法律責任,就像邁克爾曾對“記者”維克多•古提雷茲做過的那樣。古提雷茲似乎是這兩個人虛構故事的真正作者,當年他寫的那本誹謗性小說(《邁克爾,我的情人》)中的類似虛假指控,讓陪審團對他判罰數百萬美元。

丹•裡德:HBO安排的“紀錄片製片人”兼《逃離夢幻島》導演,他違反了新聞和紀錄片製作的所有責任條例,深深嵌入進指控者的法律團隊,甚至在長達240分鐘的影片中連一分鐘都捨不得花在關於羅伯遜和薩菲丘克說謊的海量鐵證上。縱觀全片,他沒有加入任何與捏造的故事相悖的觀點,也沒有採訪任何說法與他鐵了心要拍的虛構電影的故事線相矛盾的人。丹•裡德根本就沒想過要去查閱羅伯遜和薩菲丘克起訴傑克遜遺產委員會一案的法律記錄,其中明確寫道,在官司期間,法官發現羅伯遜宣誓後仍在關鍵問題上撒謊;還被逮到對法院和遺產委員會,甚至是他自己的律師隱瞞重要證據。裡德甚至忽略了這些人仍在向傑克遜遺產委員會索要數億美元賠償,所以他們也有數億個理由去撒謊的事實。

上述參與者的行為本身就說明了問題,但必須要特別強調一下HBO。HBO甚至拒絕會見傑克遜遺產委員會的代表,而遺產的主要受益者是邁克爾的三個孩子。遺產方面沒有提出威脅,只是要求見面討論偽紀錄片的相關問題。HBO不是在尋找真相,只是應AT&T的老闆的公開要求,在尋求“內容”和“參與度”罷了。

真正的受害者是遺產的主要受益人,即邁克爾的三個孩子,在埋葬父親十年之後,在邁克爾沒有機會做出回應的今天,他們還要被迫忍受外界對父親的攻擊。

但邁克爾•傑克遜永遠也不可能被禁聲。他的音樂和藝術,連同他的清白都將會永生。它們將比那些企圖從他身上訛錢的人所散佈的虛假聲明、流言蜚語和不法指控延續得更持久。最後,關於這部偽紀錄片,被更多曝光真面目的,將是HBO,而絕非邁克爾•傑克遜。

關於HBO在與傑克遜遺產委員會合同有效期間違反相關義務的綜合指控

“當一名死者的良好聲譽被攻擊時,回頭看到可以保護生者聲譽的法律,不禁讓人心生羡慕,兩者之間形成了鮮明而古怪的對比……死者是不能提起誹謗訴訟的,但人們卻可以對死者提出嚴重指控,還無需被傳召到法庭上作證,更無需擔心因誹謗和中傷而受到懲罰。這種不公正的可能性是那麼的明顯。”——節選自《中傷死者》,《格拉斯哥先驅報》(1926年7月27日),原文摘自唐•赫爾佐格,《誹謗死者》(耶魯大學出版社,2017)

A.邁克爾•傑克遜被證明是清白的

1. 大約十年前的2009年6月25日,邁克爾•傑克遜因其“醫生”用藥殺人的犯罪行為而去世。在那四年前的2005年6月14日,加利福尼亞聖瑪利亞的12名男女陪審員一致認定傑克遜無罪,所有關於他不可言說的行徑的指控均不屬實。

2. 邁克爾•傑克遜被判無罪並非出於所謂的“合理懷疑”。“合理懷疑”一詞只在傑克遜的律師湯姆•梅塞羅的開庭陳述(結尾處)中出現過一次。與當年很多在媒體上冷嘲熱諷的法律專家不同,梅塞羅毅然承擔起了證明傑克遜清白的重任。他在開庭陳述中對陪審團說的第一句話是:“我現在告訴你們,我要在這個案件中做出一些承諾,我要履行這些承諾,相應的,我希望你們聽到最後再做出決斷。這些指控是虛假的、愚蠢的、荒謬的。”梅塞羅對他承諾要證明的事毫不懷疑:“我們將證明從未發生過(性侵兒童)。”三個半月後,陪審團發現梅塞羅信守了他的諾言。陪審團認定邁克爾•傑克遜不是孌童犯。陪審團發現梅瑟羅說得對:對傑克遜的指控是“虛假、愚蠢和荒謬的”。

3.澄清邁克爾罪名的陪審團由多元化背景的美國公民組成,其中有幾位受到過高等教育,還有幾位在某一方面具有特殊專長,例如:當地社會服務機構的負責人,擁有辯護律師碩士學位的前高中校長,擁有數學碩士學位的數學教師,土木工程師,以及在軍事基地附近居住的居民。這些陪審員在最近的採訪中證實,他們直到今天也認同當年的審判結果。

4.傑克遜2005年的無罪宣告結束了長達12年的來自湯瑪斯•斯奈頓的討伐——此人是聖芭芭拉縣前地方檢察官。斯奈頓費盡心思尋找假定的傑克遜“受害者”。以納稅人作犧牲品,他派調查人員到美國和世界各地去追蹤指向假定“受害者”的“線索”。他們的調查人員前往菲律賓、澳大利亞、英國等地。在過去的十年裡,斯奈頓對傑克遜的夢幻莊園和洛杉磯的住宅進行了多次突襲搜查。

然而他們卻什麼也沒有發現。正如《滾石》雜誌的馬特•泰比(可從他的其他文章中看出他並非傑克遜的粉絲)在判決後不久寫道:“事實上,(斯奈頓的)案子的每一個組成部分都在法庭上崩潰了,審判的重頭戲立馬變成了一場比賽,大家想看檢察官能否設法讓所有的證人出庭作證的同時,而不讓他們中的任何一個人帶著手銬被逐出法庭。”

5.鑒於斯奈頓在那些年中針對傑克遜提起未經證實的指控,聯邦調查局也對邁克爾•傑克遜進行了全面廣泛的調查。通過《資訊自由法》可以找到聯邦調查局提供的關於傑克遜的300頁檔,其清楚地表明,聯邦調查局從未發現任何證據表明傑克遜是兒童侵犯者(因為他不是)。(FBI解密文件:https://vault.fbi.gov/Michael%20Jackson)

6.法律分析師兼作者傑弗瑞•圖賓在判決後解釋道:“你不需要法律學位就能理解這一裁決。對於邁克爾•傑克遜來說,這是一場絕對的完全的勝利,對湯瑪斯•斯奈頓來說,這是一場徹底的羞辱和失敗。該地方檢察官已經起訴了邁克爾•傑克遜十多年,他提出了一個陪審團根本不相信的案子。就這麼完了。”

7.用圖賓的話來說,斯奈頓對邁克爾的討伐可能“完”了,但對邁克爾造成的傷害僅僅是個開始。

B. 邁克爾•傑克遜的文化遺產和人道主義貢獻

8.邁克爾•傑克遜長期以來一直是兒童權利的捍衛者,在他有生之年向兒童慈善機構捐獻了數億美元,並在遺囑中為兒童慈善機構承諾繼續捐贈數千萬美元。鑒於邁克爾致力於改善世界各地兒童的生活,長達12年的愚蠢的兒童性侵指控使他深受打擊。正如一位作家所寫的,邁克爾在審判結束時,“形如枯槁”。


9.邁克爾•傑克遜沒有自己的童年。從10歲起,他便成為他大家庭的主要經濟支柱,從來沒有享受過正常的童年。正如他在唯一可以解釋自己的媒介中(歌曲創作)所唱的那樣:“這是我的命運,去補償我從未有過的童年……在你評判我之前請試著去愛我,審視自己的內心然後發問,你可曾見過我的童年?”可以說他是地球上最有名的人,但也可能是最孤獨的人之一。

10. 在宣告無罪後,邁克爾•傑克遜幾乎即刻離開美國,並從公眾視野中消失了好幾年。2009年初,他準備在倫敦O2場館舉辦一系列駐場演出,名為“就是這樣”。儘管邁克爾歷經艱難,遠離公眾視野,但他的魔力並沒有消失。就像我們在邁克爾逝世後發行的電影《就是這樣》中所看到的,在為倫敦的O2場館演出的彩排中,邁克爾•傑克遜仍然可以跳舞、唱歌並以一種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方式使觀眾為之癡迷。

11.2009年6月25日,邁克爾•傑克遜去世。邁克爾去世引發的全球性的悲痛和哀悼是前所未有的。AOL稱這是“互聯網歷史上的重大時刻”。大約15%的Twitter帖子(每分鐘5000篇)提到傑克遜。直到今天,大多數人還記得他們聽到邁克爾•傑克遜去世的消息時身在何處。

12. 在邁克爾•傑克遜去世後,人們曾抱有幻想他最終能夠遭遇安息,希望媒體能夠停止玷污他,這些媒體糾纏邁克爾數十年,編造出各種離譜的故事。2009年6月26日,邁克爾•傑克遜去世的第二天,一位27歲的被邁克爾•傑克遜提攜的舞蹈演員韋德•羅伯遜在一份聲明中概括了許多人的心情:邁克爾•傑克遜是“我相信人性中純粹善良的主要原因之一……我會永遠想念他。”

C. HBO, 網飛和“付費電視”行業的變化


13.與此同時,大約在邁克爾去世前一年,一家名為“網飛”(Netflix)的公司開始慢慢地從其非常成功的DVD郵租業務轉向互聯網流媒體業務。它的轉型成功,保守來說,是過去十年中最大的成功之一。在過去的幾年裡,網飛和那些遵循類似模式的亞馬遜會員(Amazon Prime)、葫蘆網(Hulu)等公司一道,完全顛覆了付費電視的業務。

14.網飛和其他流媒體公司正處於原創內容和紀錄片的前沿,甚至直接與大型電影製片公司簽訂了“第一輪”電影內容的合同,這曾經是HBO等付費電視網的全部命脈。簡單地說,網飛威脅著付費電視的生存。沒有任何一家公司比HBO這家為時甚久的付費行業領袖受到的威脅更大。

15. 隨著整整一代的“非有線觀眾”選擇了“頂級”服務,HBO一直在努力追趕。網飛1月份發佈的一份盈利報告顯示,《堡壘之夜》這款受歡迎的網路遊戲是比HBO更重要的競爭對手,這進一步說明了HBO越來越變得無足輕重。

D. HBO從美國電話電報公司(AT&T)獲得指令

16.2018年6月,HBO的母公司時代華納被美國電話電報公司(AT&T)收購。

17. 美國電話電報公司新成立的“華納媒體”部門(包括華納兄弟和HBO)的首席執行官約翰•斯坦奇指揮HBO贏得“流媒體戰爭”,並從網飛、亞馬遜和其他公司廣獲認可的成功中得到了更多啟示。他命令HBO首席執行官理查•普萊普勒:“我們要達到一天幾個小時”,這是指他希望觀眾觀看HBO內容的時間。“這不是一周幾個小時,也不是一個月幾個小時。而是我們需要一天幾個小時。”此外,據《名利場》雜誌稱斯坦奇“明確指出在當前大資料的時代,僅靠HBO本身是不夠的。”

18.正如《紐約時報》報導的那樣,在2018年7月與普萊普勒的一次會議上,“斯坦奇表示HBO未來將大幅增加其用戶基礎和觀眾觀看節目的時長。為了實現這一目標,該電視網將不得不推出更多的內容,將自己從專注於其標誌性周日晚精品節目的業務,轉變為更大、更廣泛的業務。”

19.在理查•普萊普勒擔任HBO首席執行官期間,節目內容一直是個難以解決的問題。

除了《權力的遊戲》,其他所有與HBO相關的前沿、經典的原創內容——《黑道家族》、《火線》、《朽木》、《六英尺之下》、《明星夥伴》、《欲望都市》、《抑制熱情》等等——都是出自于前任克裡斯•阿爾佈雷切特(Chris Albrecht)執掌HBO的時代。隨著2007年阿爾佈雷切特的離開,理查•普萊普勒接任了職務。阿爾佈雷切特在原創內容上取得了成功,而普萊普勒在原創內容方面卻幾乎完全失敗了。現在在這個行業裡有網飛和其他公司參與競爭,HBO在這個時候原創內容失敗,時機堪憂。(HBO老總下臺!或因生產太多《逃離夢幻島》這樣的垃圾內容)

20.HBO現在唯一能真正吸引大量用戶的節目只剩下《權力的遊戲》。它最後一季只有六集,將於2019年5月結束。在那之後,HBO將不再擁有任何“王牌”內容了。簡而言之,HBO正面臨著生存問題。

21.雖然認識到網飛和亞馬遜的節目預算超過HBO,但斯坦奇拒絕大幅增加HBO的節目預算。如果不大幅增加預算,HBO將不得不轉向一種更便宜的方式來製造熱議和節目內容。

22.因此,理查•普萊普勒需要為HBO獲取能吸引流量的內容,並且,他需要以低廉的價格獲得這些內容。處於這種絕望中,普萊普勒一直樂於違反他的公司的所有內部政策和程式。與此相關的是,普萊普勒決定故意違背HBO對邁克爾•傑克遜所負的義務。鑒於他在1992年初來到HBO擔任高級副聯絡官和首席執行官顧問,這個義務普萊普勒毫無疑問是知道的。因為就在那一年,HBO與傑克遜合作,轉播了“危險”世界巡演中的一場演唱會,這仍是迄今為止普萊普勒在HBO任職初期最大的事件。

23.和之前的很多人一樣,理查•普萊普勒決定把目光轉向邁克爾•傑克遜,從中賺取金錢。這樣一來,他和HBO與一位與他們共事多年的紀錄片導演丹•裡德進行了合作。他們決定講述兩個連環偽證者——韋德•羅伯遜和詹姆斯•薩菲丘克的故事。這兩個人至今仍在提起訴訟,向傑克遜遺產委員會索要數億美元,儘管HBO公然假稱這兩個人不是為了錢而講故事,但其實這兩人的故事已經在公開訴訟中被證明完全不可信。對於HBO來說,好消息是,這個紀錄片的劇本已經由羅伯遜和薩菲丘克共同的律師撰寫。同一位律師為兩人起草了詳細的聲明。這些聲明中的淫穢和虛假的細節,由同一名律師為兩人書寫,然後被用作“紀錄片”的劇本。

E. HBO與傑克遜簽訂了一項廣泛的非貶低條款,以換取傑克遜現場音樂會的歷史性播放權


24.HBO和邁克爾•傑克遜以及他的公司,包括本案原告Optimum製作公司前身,TTC巡演公司,有著長期的合同關係。在這一關係下,HBO製作和發佈《逃離夢幻島》不僅是不顧後果、不負責任的,而且也違背了HBO與Optimum公司所簽合同的明文規定。

25.在他成年後的第四張錄音室專輯《危險》發行之後,傑克遜出現在電臺城音樂廳,在擠滿了人的新聞發佈會上宣佈,他將開始進行“危險”世界巡演,以這種方式給他的“治癒世界”基金會和其他慈善團體籌措資金。

26.傑克遜計畫在五個大洲進行現場演出。這次巡演最終收穫了巨大的成功,經過69場現場演出,大約有350萬的歌迷欣賞了表演。不過,這次巡演在美國並沒有任何演出。

27.傑克遜以前從未允許在美國的電視上播出或廣播任何完整的演唱會。然而,在“危險”世界巡演中,傑克遜為了他在美國的數千萬歌迷,決定允許這整整兩個小時的表演被拍攝並在電視上播放。

28.獲得首次在電視上播出這個世界上最大明星的演唱會的獨家權利,對於任何一個電視臺來說,都如同一個大獎。如《紐約時報》曾報導的那樣,“這有可能是在電視上播放演唱會方面的一筆最大的商業交易”。最終,HBO爭取到了轉播傑克遜布加勒斯特演唱會的獨家權利。傑克遜和Optimum公司前身授予HBO這項權利的授權條款被記錄在了一個書面合同中。


29. 當時,HBO的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邁克爾•福奇吹捧了這一電視事件,他向《紐約時報》解釋說,“由於(邁克爾•傑克遜)在近期沒有在美國進行巡演的計畫,這個特殊的HBO事件可能是美國觀眾多年來能夠看到邁克爾•傑克遜完整演唱會的唯一機會。”

30. HBO播出了兩個小時的電視節目——1992年10月10日(星期六),晚上8點,邁克爾•傑克遜“危險”巡演在布加勒斯特的演唱會。正如《綜藝》當時報導的那樣,播出“危險”巡演中的這場演唱會是該電視臺有史以來收視率最高的特別節目,約有370萬戶美國家庭通過HBO電視臺收看傑克遜的表演。

31.除了金錢上的考慮之外,HBO和它富有經驗的律師團隊為了能夠播出傑克遜的第一次電視直播演出,同意了協議中的某些條款。確切地說,這正是“授權許可方(TTC巡演公司)授權HBO播出布加勒斯特演唱會的直接原因”,HBO同意協議裡特定的非貶低條款。

32.到1992年,邁克爾•傑克遜是世界上最受歡迎和最知名的藝人。他也一直是可惡小報報導的物件:他睡在高壓艙裡,他毆打他的寵物黑猩猩,他買了“象人”的骨頭等等。正因為如此,對他來說,與他有業務往來的人都不應該貶低他,不給小報提供虛假消息,這是非常重要的。很多其他媒體都在做小報那樣的事,但傑克遜不需要擔心和他共事過的媒體也跟著那樣做。

33.在那些非貶低性條款中,HBO承諾,“HBO不得對表演者或其代表、代理人或商業行為發表任何貶低性言論,或採取任何可能損害或貶低或導致表演者聲譽或公眾形象受損的行為。”協議中其他條款要求HBO如果想要播放關於傑克遜的其他節目的話,就必須通知並與傑克遜和Optimum製作公司商議。

34.HBO同意,HBO承諾受約束的條約將在“HBO與許可方和/或表演者產生聯繫或契約關係”期間及之後繼續生效。

35.理查•普萊普勒於1992年初開始在HBO工作,擔任高級副聯絡官及首席執行官顧問。所以普萊普勒肯定知道,或至少應當知道HBO與邁克爾•傑克遜的合同,因為《邁克爾•傑克遜在布加勒斯特的演唱會:“危險”巡演》是HBO當年最大的盛事。然而,普萊普勒鋌而走險,故意無視HBO對邁克爾•傑克遜應負的義務。

F.在HBO做出的一系列事情中,其所暗示的傑克遜在“危險”世界巡演相關的活動中虐待兒童的內容,違反了協定中的非貶低契約

36. 2019年1月25日,HBO製作的名為《逃離夢幻島》的“紀錄片”在聖丹斯電影節首映。電影重述了傑克遜在幾十年前遭受的兒童性侵指控,這些指控早已被證明不可信。

37.但這部電影完全不是一部“紀錄片”。正如HBO與電影導演丹•裡德所承認的那樣,他們無視了一切紀錄片攝製規範和新聞事業的正直性標準。電影長達四小時,本足夠對事實進行詳盡的調查。儘管如此,HBO與裡德沒有對檢驗羅伯遜與薩菲丘克言論的真實性做出任何努力,也未對電影本身做出細緻的審查。HBO與裡德並未探討兩人(羅伯遜與薩菲丘克)提出指控的動機:他們正施加壓力於加利福尼亞法院針對傑克遜遺產委員會的高達數億美元的糾紛。HBO和裡德同樣不願指出的是,兩位電影主角都在對傑克遜遺產委員會的訴訟中被發現數次說謊(更不用提事實上,他們還曾在刑事訴訟程式中為傑克遜作證,解釋稱他們與傑克遜之間絕無不正當行為)。主審法官發現羅伯遜的謊言過於明顯,以至於他拒絕理會羅伯遜的宣誓聲明,並發現沒有任何理性的審判者會相信羅伯遜的宣誓聲明。

尤其是,羅伯遜做假證稱他在2013年3月前從未聽說過傑克遜遺產委員會,儘管真相是他在2011年曾與遺產委員會的聯合執行人約翰•布蘭卡會面,試圖將自己推銷進太陽馬戲團的傑克遜主題演出組裡做導演,但他失敗了。羅伯遜何時知曉傑克遜遺產委員會的存在,是決定他是否是在有效訴訟時限內提起訴訟的關鍵問題。然而,主審法官發現,在羅伯遜試圖控告遺產委員會要求數億美元賠償的訴訟之中,其可以毫不猶豫地對關鍵問題撒謊。HBO和裡德未曾採訪任何其他證人,儘管很多證人的證詞都與羅伯遜和薩菲丘克的證詞相悖。


38. 事實上,兩個在電影中被指名道姓為所謂“傑克遜性侵受害者”的人(麥考利•庫爾金和佈雷特•巴恩斯),HBO與裡德均沒有去聯繫。但是,在電影發佈後,這兩人均公開醒目地表明這部電影提到他們被“虐待”之事是徹底的謊言。事實上,電影中被反復提及名字,也是所謂的“取代”了羅伯遜的那一位傑克遜“受害者”,將這部電影稱為“一個虛構作品”。HBO或裡德從未與其接洽,從未請他對電影裡關於他的言論做出評價。( 即將反擊!佈雷特巴恩斯因《逃離夢幻島》將起訴HBO )


39. HBO的電影違反了與傑克遜和Optimum公司的純文字協定:電影[對邁克爾•傑克遜]作出了虛假的、並且“貶低性的評價”,並且“貶低或傷害了邁克爾•傑克遜的公眾名譽與形象。”

40.  更糟糕的是,HBO對他們從中獲利的巡演所做出的不誠實的評價。電影明顯斷言傑克遜曾在“危險”世界巡演過程中存在虐童行為。比如說,在電影其中一個場景裡,韋德•羅伯遜的母親喬伊•羅伯遜稱當邁克爾告訴她說,他將不會帶韋德去參加“危險”巡演時,她感到非常沮喪。羅伯遜女士繼續說,她特別不安是因為邁克爾帶著另外一個男童和家人去了巡演,然後傑克遜和那個男童在“危險”巡演中的視頻被展示出來。韋德•羅伯遜然後說,就是那時,他意識到自己被那個男孩“取代”,也就是說,任何理智的觀眾都會解讀為這是在說邁克爾•傑克遜在“危險”巡演中性侵那一個男孩。那個年輕人多次在影片中被提及名字,但卻公開聲明這部電影是“一部虛構之作”,並數次強力聲明邁克爾•傑克遜從未在“危險”巡演和其他任何時候中對他做過任何不恰當的舉動。這部電影卻十分高效地忽略了這一點。


41. 總結來說,HBO從播出“危險”巡演時期的一場演唱會並推廣邁克爾傑克遜藝術才華中獲利。現在,HBO同樣從“危險”巡演獲利,只是這次的方式是播出一個“紀錄片”並錯誤指控傑克遜在這次巡演中性侵兒童。沒有什麼比這更直接違反非貶低條款的了。

申請仲裁

42.HBO決定故意違反其對傑克遜及其實體公司的承諾和契約。HBO違反了紀錄片新聞的基本準則和合同的明確條款,僅根據兩名經證實是連環偽證犯的人的虛假陳述,播出了一部針對傑克遜的片面攻擊性作品,從而玷污了傑克遜遺產。

43.HBO的首席執行官理查•普萊普勒充分意識到HBO與傑克遜和Optimum公司的合同關係,但卻故意忽視了這些關係,這是不可原諒的。HBO播出的這部電影,包括它對“危險”世界巡演的兩面三刀的描述,構成了對合同中的非貶低條款的惡意和故意的違反。

44.正如理查•普萊普勒自己曾經說過的那樣,“謊言在真理穿上靴子之前,就已經走遍了半個世界,我們對此負有一定的責任。”的確如此。

G. 韋德•羅伯遜和詹姆斯•薩菲丘克

45. HBO和普萊普勒故意違反了他們對傑克遜和Optimum公司的非貶低條款義務,鑒於這部電影僅僅依靠兩名連環偽證者的話,情況就變得更糟了。

46.韋德•羅伯遜和詹姆斯•薩菲丘克是公認的偽證者。他們之前作證說,傑克遜從未以任何不恰當的方式碰過他們。到2013年和2014年,他們陷入了財政困境。薩菲丘克非常需要錢,他那渴望成功的演戲和音樂生涯的夢想就此破滅,並且早已從他的身邊溜走。就羅伯遜而言,他的編舞生涯已接近尾聲。他毀掉了所有的關係,唯一留下的是他與邁克爾•傑克遜的聯繫。但在2011年,傑克遜遺產委員會拒絕了他在太陽馬戲團演出中擔任首席編舞的工作,他告訴太陽馬戲團,他“非常想要”這份工作。到了2012年,羅伯遜的妻子威脅要與他離婚,因為他已無法工作。

47.因此,在2013年和2014年,羅伯遜和薩菲丘克改變了他們的說辭。毫無疑問,這些故事都發生在他們改變說辭的前一年,在閱讀了《福布斯》和其他的報導以及看到了諸如《60分鐘》這樣的節目對傑克遜遺產委員會的空前成功進行報導後,羅伯遜和薩菲丘克對傑克遜遺產委員會提起了訴訟。

48.在對傑克遜遺產委員會提起訴訟之前,羅伯遜和薩菲丘克曾多次聲稱自己做過偽證,並表明希望現在“只說真話”,然而羅伯遜和薩菲丘克在提起訴訟後仍然不能保持他們陳述的真實性。尤其是羅伯遜,在2013年至2017年期間,在他對傑克遜遺產委員會提起的訴訟中屢次做偽證。就傑克遜遺產委員會發現的眾多案例中的幾個例子而言:

a.在羅伯遜最初針對傑克遜遺產委員會的案件中,法官發現了羅伯遜的一個謊言,這也是該案件的關鍵問題,即他是何時出於訴訟時效的目的知道傑克遜遺產委員會的(羅伯遜謊稱當時在提起訴訟時才知道有遺產委員會,但兩年前他就與遺產的管理人布蘭卡見過面談過工作)。這個謊言是如此明顯,以至於法官採取了非常步驟,在簡易判決的申請中,直接無視羅伯遜的宣誓聲明。法官發現沒有哪個理性的事實追尋者會相信羅伯遜的宣誓聲明(亦稱,他在宣誓下的謊言)。根據明確的相反證據,法官因此作出有利於傑克遜遺產委員會的判決。

b. 在羅伯遜對傑克遜遺產委員會的訴訟中被抓住的眾多謊言中的另一個謊言則是,從2012年5月到他2016年宣誓作證之日,他與任何人都只進行過一次關於他虐待指控的書面交流。這是又一個是韋德•羅伯遜偽造的謊言。通過協力廠商(主要來自羅伯遜的母親喬伊和他的妹妹香塔爾)發現,羅伯遜有上千次這樣的交流,與每個人談論他不斷演變的“虐待”的故事(其中許多交流內容都是向他母親詢問所得,讓她幫他重建“我和邁克爾的故事”)。事實上,羅伯遜甚至在提交申請的前一年寫了一本關於傑克遜所謂的虐待行為的書,而他卻對傑克遜遺產委員會和他自己的律師進行了隱瞞。當羅伯遜在2012年末和2013年初去出版商那兜售他的書時,他與許多出版商就他所謂的虐待進行了交流(這與他宣誓時說的他只有一次關於“虐待”的書面交流的謊言相反)。2013年3月,羅伯遜為了向傑克遜遺產委員會提起訴訟,第一次與律師會面。這正好是他的書商代表告訴他沒有人對他想出版的荒唐故事感興趣的幾周後。

49. 更確切地說,在HBO、(英國)第四頻道和丹•裡德出現之前,沒有人對發表羅伯遜捏造的自相矛盾的故事感興趣。

50. 總之,由於HBO和韋德故意忽視真相,這部影片因此忽略了對針對傑克遜提出的指控進行任何審查,也忽略了無數事實和情況,這正好說明了羅伯遜、薩菲丘克和其共同的訴訟律師編造了這些故事,以作為他們正在進行的訴訟活動的一個工具。因為遭到所謂的侵犯,他們正企圖向邁克爾•傑克遜遺產委員會及其附屬公司索要數億美元的賠償金。

51. HBO如果對羅伯遜以及他對傑克遜的指控進行了批判性思考,就會發現這些指控的荒唐性。2005年,當傑克遜因涉嫌現在看來不可信的性侵指控而面臨刑事檢控(傑克遜最終被無罪釋放)時,當時作為成年人的羅伯遜在法庭宣誓作證說,傑克遜從未騷擾過他或做出其他任何不當行為。即使在面臨我們加州最優秀的檢察官之一(斯奈德的高級副檢察官)的一次嚴格的交叉盤問時,羅伯遜也從未動搖過證詞。

52. 過去多次,羅伯遜也同樣公開為傑克遜辯護並且否認他被性侵,即使在傑克遜死後,羅伯遜依然很支持他。正因為羅伯遜堅信邁克爾是清白的,所以在傑克遜死後的幾年時間裡,羅伯遜都在徵求和傑克遜相關的工作:比如向傑克遜致敬的一期《舞林爭霸》節目;導演肯尼•奧特加也問他是否能為電影《邁克爾•傑克遜:就是這樣》提供幫助;在珍妮•傑克遜致敬邁克爾的MTV演出中表演;還有在邁克爾•傑克遜遺產委員會的2011年傑克遜+太陽馬戲團主題演出。所有這些都讓他能夠繼續發揚光大他的朋友兼導師的遺產,並且從中賺到錢。他是否真的像他現在聲稱得那樣被嚴重性侵過?如果是的話,他為什麼要花費一年的時間創作一部關於他的施虐者的生活和藝術的演出?

53. 韋德•羅伯遜以書面的形式自豪地宣稱自己為“騙術大師”。在她母親的證詞中,她母親表示贊同,並解釋說韋德應該“獲得奧斯卡獎”,因為他有直視別人的眼睛也能撒謊的能力。羅伯遜夫人毫無疑問是正確的:韋德•羅伯遜的確應該為他在《逃離夢幻島》中的表演而獲得奧斯卡獎。

54. 儘管羅伯遜和薩菲丘克現在聲稱要向公眾說出真相來幫助其他“受害者”,但他們之前的行為卻顯示完全相反。羅伯遜提起訴訟時,一開始選擇以“密封”的方式提起訴訟,希望邁克爾•傑克遜遺產委員會能在“秘密”公開之前迅速給他錢。然而遺產委員會對這樣的勒索沒有興趣,所以訴訟隨後被解封。

55. 薩菲丘克照搬了同樣可疑的劇本。他多年前也在法庭上宣誓作證說傑克遜從未侵犯過他,然而幾年後,當薩菲丘克在2013年5月的《今日秀》上看到羅伯遜說起他對邁克爾•傑克遜遺產委員會提出的數億美元的訴訟時,薩菲丘克才“突然發覺”他小時候“被性侵過“。抱著賺錢的想法,薩菲丘克也聘請了代表羅伯遜的同一個律師,並針對性侵提出了雷同的訴訟,同樣是索要數以億計美元的賠償。

H. 丹•裡德和他製作一部有關邁克爾•傑克遜的紀錄片的主意




一個真正的紀錄片製作者應該已經探究了上述問題,包括羅伯遜和薩菲丘克在2013年和2014年復蘇他們所謂的“真相”之後仍被逮住撒的多個謊言。一個真正的“紀錄片製作者”會探究這兩個人的經濟動機,包括他們不斷向邁克爾•傑克遜遺產委員會尋求數億美元賠償,並且只在他們陷入嚴重的財務困境時才提出他們的索求(在羅伯遜的案子裡,是因為邁克爾•傑克遜遺產委員會拒絕雇用他在太陽馬戲團的表演中擔任首席編舞師)。然而,HBO聘請的“紀錄片製作人”對真相並沒有興趣。

57. 丹•裡德自詡為“紀錄片製作人”,他製作過多個關於色情題材的紀錄片,比如《嬰兒:英國的超級捐精者和名人的性取向》(Babies: Britain’s Super Sperm Donors and Celebrity Sexploitation)。韋德因拍攝了一部讚美一名義務“戀童癖獵手”的電影而聞名,他曾在網上誘捕一名因婚姻破裂、財務困境以及與兒子分居而患嚴重抑鬱症的男子。在裡德電影的主角精心策劃讓此人被捕後,嫌疑犯自殺了。

58. 根據一次採訪,丹•裡德提到,當他正在為一部紀錄片尋找主題時,一位元朋友問他,“什麼重大但懸而未決的故事是人人皆知的?”根據裡德的說法,他的朋友接著說:“邁克爾•傑克遜呢?這是個大事,卻沒人真正知道發生了什麼。”當然,正如上面所解釋的,我們確實知道發生了什麼。聯邦調查局調查了邁克爾•傑克遜,結果一無所獲;聖巴巴拉縣的一名地方檢察官起訴了傑克遜,但也完全敗訴,陪審團宣佈傑克遜完全無罪。

59. 薩菲丘克的訴訟完全是輕率的,因此他的訴訟很快就被扔出法庭,這也讓他很少有機會在法庭宣誓下說謊。他成功避免了取證或出示任何文件。儘管如此,支持他訴訟的聲明中包含了許多已被證實的謊言。任何人只需搜索維琪百科和傑克遜2005年在聖瑪利亞審判的記錄,就可以知道薩菲丘克在一些問題上撒謊了。你無須承擔任何民事責任。你無須通過檢索法律資料庫去理解;搜索穀歌就足夠了。事實是,HBO的律師發現他們的節目主管凱西•布羅伊茲並沒有什麼可以吹噓的。

60. 然而HBO跟裡德完全無視了之前指控中的事實,他們反而將關注的點放在了兩個人——韋德•羅伯遜跟詹姆斯•薩菲丘克身上,這兩個人都有過在法庭上撒謊的歷史(他們兩個都一前一後提起了訴訟)。他們妄想通過指控而獲得數億美元的金錢(他們至今仍在堅持他們的行為)。

HBO無視擺在他們眼前的事實

61. HBO跟裡德故意無視堆積成山可以證明羅伯遜和薩菲丘克的不良信用的證據,這些證據傑克遜遺產公司都能夠完整的提供給他們,如果他們開口要的話,但是他們並沒有。

62. HBO跟裡德從來都沒有跟遺產公司接觸過,也沒有跟傑克遜家族和他的孩子接觸過,或跟其他人也沒有接觸。以上這些人全都可以細緻核查這兩個人的指控。HBO跟裡德這麼做的原因無外乎兩點:(1) 他們知道羅伯遜跟薩菲丘克的故事將會在反復審查中崩塌。2. 他們知道如果傑克遜遺產早知道有這樣的一部片子要出現的話,會預備好反擊的片子。這就是為什麼他們在官方宣佈《逃離夢幻島》的時候竟然隱藏主角名字的原因;而也正是藉由遺產發佈的最初官方聲明,才首次“曝光”了電影的主角是誰。

63. 這也許是傑克遜遺產委員會的天真幻想,希望HBO能做出正確的決定,我們給理查•普萊普勒寫過長達十頁的長信告知他許多(但不是全部)細節。傑克遜遺產委員會從來沒有對他進行過任何恐嚇,只是希望HBO能夠在播出前與遺產代表坐下來面談。

64. 然而,HBO連回信的禮節都不懂。就在他們接到信的第二天,他們的節目主管凱西•布羅伊茲自大的對媒體說:“從來沒有任何計畫會跟傑克遜遺產委員會見面。我們將播出這部‘紀錄片,這不會因一封信而改變。”

65. 凱西•布羅伊茲解釋說他跟HBO決定根本不去探究這部片子的潛在的可信度問題,因為這是一部“非常強有力的紀錄片”。任何只有一半體面的電影人都可以對任何事情做出一部“強有力的紀錄片”,因為這樣的電影人公開拒絕考慮電影中人的信譽問題。一部“紀錄片”故意無視與其論點相反的證據,仍當然可以是一部“強有力的紀錄片”。但同時,這樣一部“強有力的紀錄片”,更多與小報的聳人聽聞主義別無二致,而非尊重真實的新聞主義。我們向HBO跟公眾發起挑戰,請你們說出任何一個受尊敬的紀錄片製作者和受尊敬的電視網,看看他們是不是會故意在發出這麼嚴重的指控時,拒絕與其他人討論,而只與指控者探討。說出一個名字來。

66. 除了新聞倫理和規範外,要檢驗這部帶著虛假指控、且除了與指控者和家庭交談而不讓其他任何人發聲的“強有力的紀錄片”,只能訴諸於誹謗法。這是問題的核心。正如這份申訴書在開頭就已說明,逝者遭遇誹謗時,英美法系裡沒有民事責任法律可依。HBO和丹•裡德就是利用這個不幸的法律空子,無視媒體行規,拒絕與任何可以揭穿羅伯遜跟薩菲丘克虛構故事的人交流,並卑鄙地自認合法。


67. 凱西•布羅伊茲跟媒體吹噓說,這部片子已經被很多HBO的律師審查過。我們猜測他們所謂的“很多律師”大概只是花了兩分鐘就報告說,HBO並不需要有任何的擔心——因為你們對一個死去的人,無論說什麼都無所謂。

68. HBO的“許多律師”不知道他們對傑克遜和Optimum公司的非貶低條款義務。HBO不能僅僅“怪罪他們的律師”犯了這個錯誤。它的CEO理查•普萊普勒幾乎肯定清楚這部電影違反了HBO對邁克爾•傑克遜的義務,但普萊普勒似乎是故意無視了這些義務。遺憾地是,普萊普勒從AT&T得到的指令,以及他無論如何都要尋找內容的需求,都讓他忽視了公司的義務和基本的操守和體面。

J. HBO拒絕和原告溝通

69. 協議包含了一項強制仲裁條款。具體如下:


“(四)仲裁。因本協定引起的,或與本協議有關的任何爭議,均應提交加利福尼亞州洛杉磯縣高等法院的退休法官進行具有約束力的最終仲裁,法官由雙方共同任命。任何此類爭議的解決,如果雙方不能達成一致任命一位退休法官,應在30天內一方書面通知另一方,再由每一方各任命一位退休法官,由這兩位退休的法官來任命第三位單獨的法官來解決爭議糾紛。如果當事雙方任命的法官在任命後30天內不能選擇第三位單獨的法官,與該爭議有關的單獨退休法官應由加利福尼亞州洛杉磯縣高等法院來任命。被選定的退休法官應按照美國仲裁協會的仲裁規則進行仲裁,並將其視為由美國仲裁協會進行仲裁。”

70. 2019年2月7日,通過他們法律顧問,邁克爾•傑克遜遺產委員會和Optimum製作公司的聯合執行人給HBO的首席執行官寫了一封關於《逃離夢幻島》的長信。這封信中列舉了許多這部電影明顯的缺陷和輕率之處,也有大量證據證明羅伯遜和薩菲丘克兜售的是虛假故事。

71. 信中,傑克遜遺產委員會和Optimum製作公司要求同HBO開會討論解決方案。HBO卻從未回應。相反,HBO公開聲明他們不會與傑克遜遺產委員會或任何相關方面就這部電影的問題進行溝通。正如上文所指出的那樣,HBO的凱西•布羅伊茲毫不含糊地表明,HBO對於真相或與原告討論電影不感興趣。

72. HBO因此完全切斷了原告試圖與HBO溝通或對爭議進行仲裁的管道。

73. HBO的宣傳機器可能會爭辯稱傑克遜遺產委員會尋求仲裁是為了走秘密的法律程式。錯。傑克遜遺產委員會尋求仲裁是因為這是他們與HBO的合同所要求的。不像HBO,邁克爾•傑克遜,他的繼承者,以及附屬公司都信守承諾。他們同意仲裁,也必將這麼做。然而,傑克遜遺產委員會能夠預見HBO的宣傳機器的胡言亂語,為了免除他們認為傑克遜遺產委員會只想要仲裁而使訴訟程式秘密進行的想法,傑克遜遺產委員會明確要求HBO同意公開仲裁。事實上,羅伯遜和薩菲丘克的訴訟都公開庭審,所有關於傑克遜先生是如何“虐待”羅伯遜和薩菲丘克的虛假、生動和詳細的陳述——都在媒體上引起了軒然大波——這都是公開的記錄。如果HBO真地看過了這些訴訟的公開資料就會發現,事實是羅伯遜和薩菲丘克的信用早已在法庭上破產。不幸的是,很明顯HBO沒有做任何盡職調查。

當事人,管轄權和地點

74. 根據《民事訴訟法典》第410.10條,加利福尼亞州高等法院對洛杉磯縣具有完全的管轄權。根據《民事訴訟法典》第1292條,由於協議是在洛杉磯縣達成的,仲裁條款要求在洛杉磯縣履行,雙方均應在洛杉磯縣進行仲裁。

75. 原告Optimum製作公司(“Optimum”)是一家加利福尼亞的公司。Optimum是TTC巡演公司(“TTC”)的繼承者,TTC也是加利福尼亞的一家公司。TTC和Optimum在2010年12月左右合併,Optimum作為繼承公司。一份真實正確的“合併協議”副本檔同加州州務卿謹隨函一同展示在附件中。原告約翰•布蘭卡和約翰•麥克萊恩是邁克爾•傑克遜遺產的指定和現任執行人,他們是這一身份的當事人。

76. 被告時代華納娛樂有限公司是德拉瓦的一家有限合夥企業。1992年,“家庭票房”(HBO)是時代華納娛樂公司的一個部門。
被告HBO公司是一家德拉瓦公司。基於資訊可查,相信它是時代華納娛樂公司“HBO”部門的權益繼承者。

77. 被告1到5是身份或角色未知的企業,誘使兩名被告違反合同義務起訴,並故意或無意干涉了那些合同義務。

78. 被告6到10是身份或角色未知的個人,誘使兩名被告違反合同義務起訴,並故意或無意干涉了那些合同義務。

仲裁的第一個原因:違反合同
(針對所有被告)

79. 包含的起訴者參見本訴狀前面的所有指控。

80. 起訴者Optimum的前身TTC,與被告時代華納娛樂公司洛杉磯分公司的“HBO”部門簽訂了一份有效且可執行的合同。一份真實且正確的合同副本作為證據附後。邁克爾•傑克遜是協議的預期協力廠商受益人。

81. 起訴者約翰•布蘭卡和約翰•麥克萊恩是邁克爾•傑克遜遺產委員會的正式任命和現任的共同執行人,因此繼承了邁克爾•傑克遜在協議中的權利。

82. 基於資訊和信賴,被告HBO是被告時代華納娛樂有限公司“HBO”部門的利益繼承人,因此繼承了被告時代華納娛樂有限公司“HBO”部門的義務。

83. 基於上述原因,被告違反了他們在協議項下對起訴者的義務,包括但不限於貶低邁克爾•傑克遜和污蔑“危險”世界巡演。

84. 原告已經履行了協議項下除免除或放棄外的所有實質義務。

85. 被告的違約行為已經對原告造成實際損害。在之後的仲裁中,遺產管理委員會有充分證據證明,HBO可以從對邁克爾傑克遜遺產和管理委員會商業運作的侵害中獲益至少一億美元。

仲裁申請第二部分:違反協議約定的誠信和公平處理
(針對全體被告)

86.原告重申前述所有主張。

87.無論是主協定還是單項合同,雙方均默認遵守誠信和公平處理條款,即任何一方不得損害對方權利以獲取利益。

88.被告的獲益行為損害了原告的權利,違反了誠信和公平處理條款。

89. 原告已經履行了協議項下除免除或放棄外的所有實質責任,

90. 被告違反誠信和公平處理的行為已經對原告造成實際損害。在之後的仲裁中,遺產管理委員會有充分證據證明,HBO可以從對傑克遜遺產和遺產委員會商業運作的損害中獲益至少一億美元。



訴訟請求

由此,原告遺產委員會請求法院對被告作出如下裁決:

法院強制HBO因其違背非貶低條款的行為而接受公開仲裁,對違反《協議》中的非貶低條款以及違反其中的誠信和公平交易公約的聲明進行仲裁。

在仲裁中,傑克遜遺產委員會將找尋由HBO方面對邁克爾•傑克遜應予以斥責的貶低行為所直接造成的一切損失,如果HBO蓄意損害傑克遜遺產的行為被證成功,該索賠預計會超過一億美元。

如果原告證明他們有權獲得懲罰性賠償,原告將會進一步要求仲裁者在允許的範圍內同意最大限度的懲罰性賠償。

日期:2019年2月21日

金塞拉-威茨曼-伊瑟爾-昆普-阿迪瑟特有限責任合夥法律事務所

署名:
霍華德•威茨曼
Optimum製作公司以及邁克爾•傑克遜遺產委員會執行人,約翰布蘭卡和約翰麥克萊恩的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