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20-08-29

【零度空間】 by 丘國武 Kuo-Wu’s MJ Art

  【零度空間】


一切歸零,便是永恆。

Happy Birthday, 

Michael Jackson

向永遠的流行音樂之王 

KING OF POP致敬

2020, 8月

創作媒材,水彩,紙 

尺寸,四開39公分 * 54公分





2019-12-04

經典鑽石白手套成主角,Johnny Depp為Michael Jackson創作音樂劇


03.12.2019


已故搖滾天王Michael Jackson不時成為電影的主題,繼《麥可傑克森:尋找夢幻莊園》(Michael Jackson: Searching for Neverland)和紀錄片《麥可傑克森 未來的未來 演唱會電影》(This Is It)後,他又成為音樂劇的主角了。巨星Johnny Depp以Michael Jackson的白色鑽石手套為作品的視角,與編劇Julien Nitzberg合作,推出名為《For the Love of a Glove: An Unauthorised Musical Fable About the Life of Michael Jackson》的劇目。


 《For the Love of a Glove: An Unauthorised Musical Fable About the Life of Michael Jackson》海報。

音樂劇會從MJ的手套出發,被擬人化的手套會帶觀眾經歷他主人生前和死後的醜聞,Nitzberg認為,MJ被指控的一切都是由他的手套造成的:「你能做個『普通版』的故事嗎?」關於這對手套,有傳是為了掩蓋他的早期皮膚病症狀,但無論如果,它已經成為MJ粉絲心目中的時尚標誌,與天王的造型密不可分。






 原來Nitzberg被一家電視新聞網委託創作一部關於MJ的電影,但因為MJ的虐童指控而取消了合作,後來將作品改成舞台劇版,與Johnny Depp的製作公司Infinitum Nihil攜手音樂劇,預計會在一月於洛杉磯的劇院演出。











獨家專訪—麥可傑克森御用攝影師:約翰艾薩克(John Isaac)

https://medium.com/mjjtaiwan-fan-club/%E7%8D%A8%E5%AE%B6%E5%B0%88%E8%A8%AA-%E9%BA%A5%E5%8F%AF%E5%82%91%E5%85%8B%E6%A3%AE%E5%BE%A1%E7%94%A8%E6%94%9D%E5%BD%B1%E5%B8%AB-%E7%B4%84%E7%BF%B0%E8%89%BE%E8%96%A9%E5%85%8B-john-isaac-fee9d0566ac9



當人們從別人那裡得到禮物和東西時,他們會得到很多的快樂,而有些人則是喜歡作為給予的人,我想成為後者。 ——麥可傑克森

談談您的工作,作為聯合國的攝影記者,您紀錄下許多代表性的一刻;同時,您為奧黛麗赫本及帕華洛帝拍攝過照片,能分享您的工作經驗嗎?

我非常幸運地能夠與奧黛麗•赫本(Audrey Hepburn)以及像是帕華洛帝(Pavarotti)、哈利•貝拉方提(Harry Belafonte)、德蕾莎修女(Mother Theresa)等,這樣偉大的人物有著密切的合作;他們都喜歡我的攝影作品,而他們其中部份人士也都參與了保護兒童權利的工作。

我在聯合國擔任攝影記者時,我親身經歷了許多的戰爭和饑荒,那些世界各地的難民,他們所遭遇到的困境和痛苦我深刻的體會到了,在經歷過許多事後,我學會了尊重他人,並儘可能地在拍攝照片的同時不去剝奪他人的尊嚴。

我本身與孩子們有些特別的情緣,當我和奧黛麗•赫本一起去衣索比亞的時候,我看到她主動地去擁抱當地的孩子們,即使她聽不懂他們在說些什麼,她還是愛著他們,而孩子們都希望她能盡快回到當地,既使語言不通,但只要有愛,其他的都已經不重要了。


麥可傑克森:歷史之旅演唱會/攝影師:約翰艾薩克

約翰,是什麼樣的契機讓您成為一名攝影師呢?

一開始我是對音樂感興趣,當我在印度成長時,我的夢想是成為一位民謠歌手,而當我25歲時我離開了印度,獨自一人來到了紐約,我口袋裏只有一塊美金和一把1968年的12弦吉他,另外還有一份臨時觀光客的簽證,我在紐約街頭靠著唱歌來維生,但我很擔心如果在我找到工作之前我的簽證到期了,到時候我將不得不離開美國。

某天,我很幸運地遇到了一位在紐約聯合國總部工作的女士,她很喜歡我的表演,她向我介紹道她在聯合國工作,而她們總部裡有一組合唱團想知道我是否願意參加試鏡,合唱團的成員都是由聯合國的工作人員所組成的,而我做到了!我的試鏡通過了!她也派給我一份郵件信差的工作,我的簽證就此搞定了。

在聯合國工作同時,開起了我對攝影的興趣,在一次的國際攝影比賽中我投稿了我的攝影作品,我很幸運地獲得了一等獎,為此聯合國攝影單位的負責人給了我一份在聯合國攝影工作室的職位,我在暗室裏工作。當我成為了一名攝影技術員並在暗室裡工作時,我參加了許多攝影比賽也贏得了其中的幾個獎項,因著這一點,我被提升為聯合國的專任攝影師,而當我退休時,我成為了聯合國攝影單位的負責人。

約翰,歌迷們很好奇,您是使用哪一種相機來拍攝照片的?
關於這一點,在過去的20年以來,我一直都在使用奧林巴斯(OLYMPUS)。它是4/3系統,我喜歡這個品牌的鏡頭和相機。而他們也是我多年以來的贊助商。

 
聯合國的兒童海報/攝影師:約翰艾薩克

您能和我們分享您與麥可傑克森第一次談話時的情景嗎?

是的,我記得有一天我接到一通電話,麥可打電話給我並且用他柔和的聲音說道:”嗨!請問是約翰嗎?”然後我說:”是的,我是。請問你是誰?”電話那頭答覆說:”我是麥可傑克森。”而我完全不相信這是來自麥可傑克森的電話,就把它給掛斷了。幾分鐘後,電話又響了,這次是MJJ製作(MJJ Productions)的經理鮑伯瓊斯(Bob Jones)打來的,他證實了剛剛那一通電話確實是來自麥可傑克森,他說道:"麥可非常苦惱你掛了他的電話,他只想讓你知道,他買了你製作的聯合國海報,他希望能夠請你在上面簽名。"。

首次與麥可傑克森見面是在哪裡呢?

1996年麥可傑克森與史派克•李(Spike Lee)來到紐約皇后區的銀盃工作室(Silvercup Studios)拍攝《They Don’t Care About Us》短片,那是我第一次見到他,我記得當時,他邀請我進入工作室並為他在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海報上簽名,我覺得這個舉動非常有趣,因為當我在為他簽名時,我一直認為這個動作應該是要相反的才對。

隨後,我留下來觀看他們為短片《They Don’t Care About Us》所做的彩排,那時我對他的才華留下深刻的印象。

在您為麥可傑克森工作之前,您是他的歌迷嗎?

我很喜歡他的音樂及舞蹈,我也在電視上看了很多他的影片,在MTV頻道看了很多他的音樂短片,像是非常著名的《Thriller》之類的。同時,我也是貓王(Elvis Presley)、胖子多明諾(Fats Domino)和其他像是搖滾樂及藍調音樂的歌迷,強尼•凱許(Johnny Cash)也是我的偶像之一。


 歷史之旅演唱會-臺北場/攝影師:約翰艾薩克

加入歷史之旅演唱會的行列,並且跟隨麥可參與所有行程,對此您有什麼特別的回憶?

對於演唱會的回憶,老實說我無法指出哪一場演出是最特別的,因為我認為每一場的演唱會都是與眾不同又特別讓我感到振奮的,所以我喜歡每一場的演出。但其中一場的演出有個特別橋段,至今依舊讓我印象深刻,我記得在第二場的歷史之旅演唱會上,麥可當時正在演唱著《Heal The World》,出乎意料的事發生了,他突然走到我身旁抓起我的相機,拍下一張我和我們兩個人共同入鏡的兩張照片,因為我身上總是攜帶著兩臺相機,所以麥可直接抓起它並拍攝照片,這個橋段成為了巡演的一部份!另外,對於演唱會的彩排,我只參加過一兩次,在彩排的同時他也是一位完美主義者,無論何時他都想做出最好的表演,所以他也要求他的巡演團隊都要做到最好。

1996年10月,麥可傑克森來到臺灣舉辦三場歷史之旅演唱會,您對於臺灣的印象如何?
很開心我們能停留在臺灣數日並休息一會兒,我很享受我的臺灣之行,但不幸的是,我無法在臺灣遊覽一些我感興趣的事物,因為我大部分時間都與麥可在一塊,況且我們還有三場的演唱會要進行,所以我希望有一天能回到臺灣,並在臺灣做一些街頭的攝影,我喜歡一些我在臺灣看到的風景。

1997年9月,麥可在比利時的奧斯坦德舉辦歷史之旅演唱會,他將該演出獻給了黛安娜王妃(Diana, Princess of Wales),對此您是否有任何的回憶呢?

我記得他當時淚流滿面,並且很努力地想從後臺走到舞臺前,他知道他不能把演出搞砸不能讓歌迷們失望。他真的很愛戴安娜王妃,他為她的逝世感到悲傷。

 
麥可傑克森在洛杉磯進行演唱會的彩排/攝影師:約翰艾薩克

麥可有和您提及到他為什麼沒有到美國舉辦歷史之旅演唱會?

關於這一點,麥可並沒有向我解釋他為什麼不去美國巡演,但我記得有次,他有向我提及到他想去中國大陸。

約翰,在您為麥可拍攝的所有照片中,哪一張是您最喜歡的照片?

有一系列麥可與非洲孩子們的照片,當時我們在南非的太陽城,麥可被所有的孩子們包圍著,那是我最喜歡的照片之一,而另外一張則是我在洛杉磯與麥可及整個巡演團隊,為歷史之旅演唱會進行彩排時所拍攝的照片。

關於您與麥可傑克森在南非的太陽城,是否有什麼特別的回憶呢?

是的,我和麥可在太陽城的時光是非常有趣的,他邀請了一些非洲的孩子們,我們都玩得很盡興很開心,在那裡度過的時光把我變成了一位小孩子,我覺得自己就像個糖果店裏頭的小男孩。而當我們在南非進行歷史之旅演唱會的時候,當時南非的總統曼德拉(Nelson Mandela)先生也來觀賞麥可的演出,結束後他還邀請麥可到他家一同共進午餐,對我來說,能親眼見到曼德拉先生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因為他是我生命中的英雄之一,在此之前,我有幸曾見過他一次,當時他來到紐約的聯合國總部參加聯合國大會,但是與他和麥可一起共進午餐對我來說是更為特別的。

 
麥可傑克森與非洲的孩子們在太陽城/攝影師:約翰艾薩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約翰,您是否有去過麥可傑克森的夢幻莊園呢?

是的,我有幸去過那裡幾次,而我第一次造訪夢幻莊園的時候,那種感受至今讓我永生難忘,當我進入到夢幻莊園的時候後,我就宛如走入仙境裏的小男孩一樣。我記得在一棟房子裏頭,它的牆上有著數臺的電視機,整天都會播放著孩子們最喜歡的卡通片,我被安排住在命名為“Liz Taylor”的套房裏,而在夢幻莊園的園區裏頭有一棟大小合適的電影院。夢幻莊園真的是一座很大的地方,那裡還有一座動物園,因為麥可他喜歡動物。在夢幻莊園裡頭還有一列只有幾節車廂的小火車,火車的工程師們會定期來檢查刹車並駕駛著它們,而我會獨自一人和他們一起去兜風或者乘坐著火車前往遊樂園,那真的是一次令我難忘的體驗。

當我待在那裡的時候,我會在電影院裏頭看些影片或電影,那裏就如同其他電影院一樣有著爆米花機和霜淇淋機。有⼀天晚上,當我在影院裡觀賞⼀部關於麥可傑克森的紀錄片時,我感覺到有⼈進來了,但在黑暗中,我無法得知那個人是誰,他靜靜地坐在我旁邊,是他,麥可傑克森,我們一起看了一部關於他的紀錄片。

而在另一個晚上,我與麥可兩人一起在電影院裡看了一部電影,麥可他是非常有哲理的人,他經常與我談論著哲學和生命的意義,突然地,他想要我與他分享我在世界各地拍攝的兒童的故事,那些故事是我為聯合國工作時,所遇到的孩子們,他們大多數都經歷過許多的戰爭和苦難,麥可對於那些不幸的孩子們有著很大的同理心,他的定義是世上所有的孩子們都不應該遭受到任何的苦難,因此,我們都應該給予世上需要我們幫助的孩子們應有的協助。

麥可和我說:"約翰,當人們從別人那裡得到禮物和東西時,他們會得到很多的快樂,而有些人則是喜歡作為給予的人,我想成為後者。。"這句話成為我為他工作的主因之一。

 
未曝光的照片:麥可傑克森與孤兒院的孩子們一同跳舞/攝影師:約翰艾薩克

許多人說《他的歷史》專輯封面上的雕像是展現出麥可的傲慢?對此您有什麼看法?

我不認為這是傲慢。如果你曾為麥可工作過,或是你有機會能夠近距離的接近他並與他實際交談,你會發現到他是一位與眾不同、很討人喜歡且富有同情心的人,完全不會是媒體所描述的他,在許多方面,媒體對於麥可總是非常的不公平。

您曾多次與麥可一起去過孤兒院,您有什麼樣的經歷和感受?

是的,在舉行歷史之旅演唱會期間,我有幸與麥可造訪過很多國家的孤兒院與兒童醫院,他真摯地希望能夠盡全力地去滿足並鼓勵那些無法享有一般人權的孩子們,那些因病或戰爭等原因而未能享有快樂童年的孩子們。有時,他在當下就脫掉他的夾克外套,直接送給那些在醫院的孩子,探望那些兒童我想是他感到最幸福、及最開心的時刻吧!

您是首位距離拍攝麥可與他的家庭的攝影師,是什麼契機讓您拍攝一系列的家庭照?

當時他想要一組嬰兒照片及一組家庭合照,而這樣子的照片對於每一個家庭來說也是必備的,對此我非常感激,因為他原先可以選擇其他任何一位攝影師來為他拍攝,但他選擇了我,這對我來說這是一種榮譽。

您對於麥可的兩任妻子麗莎•瑪莉•普里斯萊(Lisa Marie Presley)和黛比羅威(Debbie Rowe)是否有任何的回憶呢?

當我與麥可一同在南非時,那時他正在當地舉辦歷史之旅演唱會,我有幸地遇見了麗莎,我在印度成長時,我是貓王(Elvis Presley)的忠實歌迷,麗莎非常地友善及貼心甜美,我們在南非太陽城的時光是最特別的,除了很幸運地能遇見了麗莎之外,我還遇見了麥可的母親凱瑟琳傑克森(Katherine Jackson),她是一位非常可愛的女士。至於黛比,我和她相處的很好,她也是一位很好的人。


 歷史之旅演唱會/攝影師:約翰艾薩克

在麥可擁有孩子以後,他有很大的變化嗎?

此時的我與他並不親近,因為我與他的合約只涉及到巡迴演唱會的部份,所以我沒有並沒有過度深入於他的私人生活。

約翰,麥可是否有帶給您任何的啟發或改變呢?

因著他對孩子的愛與同情以及對人性的敏銳,這啟發了我試著去愛著所有我遇到的人,並且試著像麥可一樣對人們都富有著同情心,我對他作為藝術家的才能感到敬畏,是麥可讓我相信我的攝影是成功的,這個信念將持續直到我逝去為止。

當您聽到麥可傑克森逝世的消息,您在哪裡?

我記得當時我在紐約的家。這非常令人震驚的一件事,我完全無法相信這是真的,他的逝世太令我痛心了。

最後,您希望人們以什麼樣的方式來銘記他?

我希望人們可以銘記著他擁有一個溫柔的靈魂,並希望人們瞭解到他對於人性充滿著仁慈,他深愛著所有的人類,特別是那些患病的兒童或孤兒。在某些時候,有的人們總是會無條件地去相信愛,而麥可傑克森一直就是那樣的人,所以我想要世上所有的人們都能夠瞭解到他是多麼美好的一個人。我曾經讀過一段詩詞給他,是由著名的印度詩人和哲學家泰戈爾寫的,他寫道:”不要讓我對你的愛成為你的負擔,因為這是我自願選擇去愛你的。”麥可非常喜歡這段詩詞。

在此同時,我還希望人們可以瞭解到,麥可他非常喜愛且尊重德雷莎修女,他非常想要與德雷莎修女見面,但很可惜,當我們在印度的加爾各答時,她並不在那裡。
另外,有一件事對我來說非常感動,我想與各位分享,有次麥可和我說:"約翰,我要你做的就是成為我的雙眼,讓我欣賞到那些我所看不見的事物,因為我喜歡那些你所展示的攝影作品。"。這對我來說是一句非常動人的話。
 
未曝光的照片:麥可與孤兒院的孩子們一同合影/拍攝者:約翰艾薩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我與麥可有一項從未實現的慈善計畫,他希望我與他合作推出一本書,我認為它將向大眾展現麥可的另一面,他想要為兒童們寫一些詩詞,並搭配我為他在世界各地所拍攝的照片,那些在孤兒院及兒童醫院拍攝的照片,很可惜,最終並未完成它。

採訪者:Sheng-Yin/翻譯與編輯:Sheng-Yin、Judy Liao
特別感謝:Jeannette(約翰艾薩克的妻子)

2019-08-29

《我們都值得被愛》by 丘國武

作者:丘國武

地球生病了,媒體不太報導的亞馬遜森林大火正在燃燒中,這場浩劫是天災還是人禍,消逝的生命逐漸增加當中,甚至於說這都是環保團體故意製造的假新聞,暖化事實擺在眼前,都不關你的事嗎???  讓人難過。

無論是瀕臨絕種的動物或野生動物、路邊的動物、我們的孩子、寵物,其實生命也不分你我他,任何生命都值得被愛。

829是麥可誕生的日子,他的才華跟音樂,使這個世界更加美好,我將這幅畫跟《 愛 》這個字送給大家。

創作年代:2019
創作媒材:水彩、紙 、
尺寸:對開 78公分 * 54公分


2019-08-28

為亞馬遜雨林祈福

來源:邁克爾傑克遜中國網

2019年8月24日



24年前,他就用歌聲警醒世人……
1995年邁克爾傑克遜史詩級巨作《地球之歌》單曲正式發行,他曾這樣描述創作的過程:

「我記得我在奧地利的一家酒店裡寫下《地球之歌》。我對地球所遭受的困境感到如此痛苦。對我來說,這是關乎地球的歌曲,因為我認為大自然正努力彌補人類對地球的管理不善。隨著生態不平衡的繼續,以及環境中的諸多問題,我認為地球感受到了痛苦,她有創傷了,這也關乎到了這個星球的快樂感。因此,這是我讓人們聽到地球發出聲音的一個機會。這就是「地球之歌」。」

在《地球之歌》的音樂錄影中,取景包括亞馬遜熱帶叢林,現在它已經燃燒了3周多了…現在世界的肺在燃燒……

保護地球,為了我們共同的家園。這是邁克爾傑克遜的心願,也是全人類的心願。

為亞馬遜雨林祈福🙏#亞馬遜大火#




亞馬遜雨林大火,地球人還在乎嗎?
「地球之肺」蒙難,是天災還是人禍?它屬於全球問題還是國家內政?

端小二 發起2019-08-26

 
全球最大熱帶雨林,有「地球之肺」稱號的巴西亞馬遜森林正遭遇有紀錄以來最頻繁的火災。攝:Carl de Souza/AFP/Getty Images

亞馬遜大火是天災還是人禍?我們應該如何平衡經濟發展與生態環保?
亞馬遜雨林的使用及保護是全球問題還是國家內政?
面對全球的生態性問題和當地的經濟發展問題,國際社會可以做什麼努力?以什麼方式介入?
8月20日,巴西國家空間研究所(Inpe)發布警告指,今年前8個月,以亞馬遜雨林為主地區已發生超過7.4萬起火災,為2013年有記錄以來的峰值,比去年同期多出4萬起。目前火災已經持續延燒三週。巴西總統博爾索納羅在上週已經宣布將會派出軍隊幫助救火。

美國太空總署(NASA)發放多張衞星圖片,顯示亞馬遜雨林有大片林木已被燒成灰燼。森林大火產生的濃煙覆蓋大西洋沿岸到聖保羅上空。濃煙覆蓋幾乎半個巴西國土,繼續擴散到秘魯、玻利維亞及巴拉圭等國。8月18日,濃煙吹到巴西最大的城市聖保羅,當地在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內由白晝變為黑夜。

素有「地球之肺」之稱的亞馬遜雨林是全球最大,也是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熱帶雨林,不僅有許多珍稀的動植物種,還有非常獨特的原住民文化,被認為是減緩全球變暖的減碳重地。連日的大火也會加劇南美洲的乾旱,森林大火的碳排放也被認為會使全球變暖惡化。

雨林的再生一般來說需要20至40年,但英國牛津大學生態系統科學教授馬利(Yadvinder Malhi)說,亞馬遜雨林起火不是大自然的自我清理機制,只會對森林造成嚴重破壞。如果亞馬遜雨林大火隔幾年出現一次,那麼大片地區將退化成灌木地帶,連續或多處起火對雨林的破壞就可能是永久性的。

有指亞馬遜雨林供給世界的氧氣舉足輕重,經BBC的事實核查發現,各方有不同的說法:權益組織普遍採用的,和法國總統馬克龍引用的數據是世界上20%的氧氣由亞馬遜森林提供。學術界則普遍認為這是一種誤解,真正的百分比不到10%。

馬利教授說,地球大氣中的氧氣大部分是浮游生物產生的,地表植物光合作用產生的氧氣中,有16%來自亞馬遜森林。「不過,長期而言,亞馬遜森林吸收的氧氣跟它製造釋放的氧氣數量相等,因此兩廂抵消,等於貢獻為零。」倫敦帝國理工大學勞埃德教授也指出,亞馬遜雨林白天通過光合作用產生的氧氣有一半在夜間被呼吸作用吸收回去,森林中的土壤、動物和微生物也會吸收氧氣。

亞馬遜雨林對全球生態的重要性,使得此次創紀錄的大火倍受國際社會關注、施壓,希望巴西政府盡快滅火,保護雨林。

天災還是人禍?
對於此次大面積火災的原因,各方說法不一。

野火經常發生在巴西的旱季,農民有時也會非法砍伐雨林以發展畜牧業和農業。美國國家海洋及大氣管理局(NOAA)指亞馬遜的天然水分和濕度使之向來相對抗火,今天的熱帶雨林火災是人類活動與乾旱造成。

巴西國家太空署INPE研究員塞策(Alberto Setzer)認為把野火歸咎於旱季或自然現象並不準確,在接受路透社的採訪時說:「今年亞馬遜地區的氣候或降雨量沒有異常,僅略低於平均水平。乾燥季節為生火和火勢蔓延創造了有利條件,但起火是人為的,無論是故意的還是偶然的。」

世界自然基金會(WWF)亞馬遜項目負責人梅洛(Ricardo Mello)表示,火災是「近期數據顯現森林砍伐增加的結果」。

巴西記者博卡奈拉(Silio Boccanera)認為,現在是巴西的旱季,森林起火並不奇怪。但是,亞馬遜雨林多處起火,則說明是人為的。

巴西政府 vs 環保組織及國際社會
社交平台Twitter湧現逾15萬標籤為「PrayforAmazonia」(為亞馬遜祈禱)的帖文,呼籲公眾關注亞馬遜大火。有些抱怨「地球之肺」亞馬遜雨林大火燒了三週,卻不像巴黎聖母院的火災獲傳媒注重報導、富豪競相為修復捐款。而也有許多推文將罪魁禍首指向巴西政府。

近日來,環保主義者批評巴西政府的「發展雨林救經濟」政策,稱自現任總統博爾索納羅上任以來便鼓勵伐木者和農民焚燒雨林,以開發放牧和農業用地。博爾索納羅則指稱非政府組織因不滿其政策,於是縱火導致亞馬遜雨林火災,但承認沒有證據。 路透社報導,在8月22日的評論中,博爾索納羅承認農民可能捲入了該地區的火災。

各國領導人均對亞馬遜大火表示了關注,法國總統馬克龍進一步指出森林大火是國際危機,他稱,」我們的房子著火了「,希望在法國舉行的G7峰會中與各國領袖討論此事。博爾索納羅則批評他挪用巴西國內議題、以撈取個人政治利益。

歐洲理事主席圖斯克在8月24日表示,在巴西亞馬遜雨林大火不滅的情況下,難以想像歐盟國家會批准通過和南美南方共同市場(Mercosur)的自由貿易協議。

據BBC中文報導,在博爾索納羅之前的巴西領導人,都將國際非政府組織和歐洲領導人視為外國勢力干預本國事務。但是,博爾索納羅將這態度提升到一個新水平:他指認非政府組織可能希望借著雨林大火來詆毀他。

有些巴西農民在指責總統的態度,督促政府改變對國際社會的口吻。雖然人們普遍支持農民砍伐雨林製造更多耕地的政策。 但一些農業領導人擔心博爾索納羅對巴西海外形像的處理不力,會損傷大豆和牛肉產品的出口。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張美悅

原文:《亞馬遜雨林大火,地球人還在乎嗎?》
 https://theinitium.com/roundtable/20190826-roundtable-international-amazon-rain-forest-fire/?
© 端傳媒 Initium Media





2019-07-14

Running Michael




Running Michael 上原良文



上原良文
年齡: 50歲
職業: 居家清潔服務業
現居: 東京都
全馬PB: 3小時15分 (2015霞ヶ浦馬拉松)
Instagram: running_michael_

在扮裝跑馬創意滿分的日本,跑馬時遇到扮成Michael Jackson的跑友也是很正常的事吧。但第一次遇到扮成Michael的上原先生時,我注意到他胸前寫了幾個字:「勿忘311」,想必是為了支援地震後的災區復興?當時雖無機會與他交談,但之後又在因緣際會下認識了上原先生,因而促成了這次訪問。


 白T恤上寫著「勿忘311」。

日文有個用語叫「自肅」,意思就是配合當時的社會氛圍,自我約束、不做出不合時宜的事。例如2011年東北地震後,日本社會中瀰漫著一股哀衿勿喜的氣氛,許多馬拉松賽事因而停辦,旅遊計劃不得不取消,好像各種娛樂活動都得暫停,人們的臉上也失去了笑容。


與谷川真理(左二)和吉田香織(右一)合照@2016釜石仙人峠馬拉松。

這樣的自肅究竟有什麼意義?身為Michael Jackson忠實粉絲的上原先生開始思考:「如果Michael還在人世,他會怎麼做呢?為非洲飢餓兒童寫下We are the world一曲的Michael,一定也會為東北的受災民衆們做些什麼吧!」於是在地震發生後的隔月,他決定在東京郊區的青梅越野賽扮成Michael,希望能藉此為周遭的人帶來元氣。「有錢的人出錢,有智慧的人可以貢獻他的創意,什麼都沒有的人至少也可以分享元氣!」從此上原先生就在東京馬拉松、熊本馬拉松以及日本各地與災區復興有關的賽事以Michael Jackson的造型出場,不但服裝講究,邊跑邊模仿Michael的動作也是唯妙唯肖,而且最後一定以「月球漫步」方式進終點,42公里的路上,是不間斷的歡樂。


 邊跑邊模仿Michael Jackson。

其實上原先生最早開始跑步時,是為了想完成日本著名的「長谷川恆男盃」越野山賽,所以剛開始都是跑山,過了三年才跑了首場全馬。他的訓練方式也很多元,除了每週會在健身房、多摩川河堤、駒澤公園練跑外,每月也固定會去跑山,平均月跑量150km,這幾年全馬的成績都維持在三個半小時以內。


 參加越野賽時雖不扮裝,但還是會以Michael的招牌動作進終點。

問起上原先生對香港的印象,還沒去過香港的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李小龍。「其實李小龍和Michael Jackson有些共通之處,都是很熱情、很帥氣,但有時又會引人發笑的魅力人物。」上原先生下一場以Michael身分出場跑馬時將是10月的東北宮城復興馬拉松,另外他也固定會參加三月的東北風土馬拉松,讀者們若有機會與他同場,記得把握集郵機會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走るマイケルジャクソン全国を応援中!



2019-07-11

回顧:邁克爾傑克遜遺產不平靜的十年歷程

來源:邁克爾傑克遜中國網

翻譯:Echo

2019-07-11


十年前,娛樂業律師約翰•布蘭卡和邁克爾•傑克遜恢復了合作關係,這將讓兩人的財富和地位都再創新高。然而八天后,傑克遜去世。但他對於布蘭卡的人生意義,只會越來越大。

布蘭卡代理過的巨星數不勝數,就連堪稱史上最偉大藝人的傑克遜,也是在他的幫助下度過了自己的那些巔峰時刻——“流行音樂之王”的《顫慄》音樂錄影,“真棒”巡演以及買下披頭士歌曲版權庫。

“我和邁克爾在80年代很合拍,”現任傑克遜遺產委員會聯合執行人布蘭卡在洛杉磯辦公室裡接受美聯社採訪時說道,他還提到了傑克遜突然離世後的混亂局面——他留下的大筆債務;使他的身價再次飆升的各類商業合約;以及威脅到他名譽的一次次風波,比如最近的偽紀錄片《逃離夢幻島》。

在近乎斷聯的七年後,傑克遜於2009年6月17日重新聘用布蘭卡,當時他正在為“就是這樣”巡演彩排,這本應是他的複出演唱會。布蘭卡然後去墨西哥度假,可他在6月25日接到一個電話,說50歲的傑克遜去世了。他說:“那時,一切都亂了套。”

布蘭卡匆忙趕回美國,他讓工作人員仔細搜尋保險庫,找到了一份傑克遜在2002年簽訂的遺囑,其中指定他和音樂高管約翰•麥克萊恩擔任遺囑的共同執行人,並把所有財產留給了傑克遜的母親、子女和慈善機構。事實證明這是傑克遜生前立下的最後一份遺囑,布蘭卡頗感意外,傑克遜家族的許多人卻懊惱不已,因為他們既拿不到傑克遜的錢,也沒有他遺產的支配權。

布蘭卡說:“我既激動又膽怯。我樂意接納它,從某種意義上說,這有點像重逢。我知道我能幫上忙,也知道麥克萊恩能幫上忙。”

他們確實幫上了忙。儘管傑克遜在2005年被判孌童罪名不成立,但他卻欠下了近5億美元的債務,形象也因此受損。根據最新公開的法庭檔,截至2016年底,傑克遜遺產委員會的總收入已逾13億美元。

《福布斯》媒體與娛樂部門的資深編輯紮克•奧馬利•格林伯格曾廣泛報導過遺產委員會,他說:“傑克遜遺產委員會經營得非常好,這些數字就是最好的證明。他去世後的收入幾乎超過了所有在世的藝人。”

兩位遺囑執行人為此採取了一系列行動,其中包括通過出售傑克遜擁有的披頭士歌曲及其他音樂版權而獲得高額利潤,與索尼重新商定一項巨額唱片合約,發行三張傑克遜遺世專輯,並與太陽馬戲團共同創作了兩場熱門演出。

雖然任務艱巨,但傑克遜留給他們的是一座取之不盡的音樂和舞蹈的金礦。

布蘭卡笑道:“全憑傑克遜是世界歷史上最受歡迎的流行歌星。如果我們的服務物件是Tommy James & the Shondells(美國60年代著名搖滾樂隊),那麼哪怕我們是最棒的經紀人,也很難做到這一點。”

布蘭卡的優勢在於他可以利用幾十年前為傑克遜工作時累積的成果,比如披頭士版權和索尼唱片合約。

曾在普林斯(Prince)等眾多名人(不包括傑克遜)的遺產委員會工作過的律師肯尼斯•阿卜杜說:“他不是來善後的。”

“他是那些商業合約的締造者,並將傑克遜的遺產發揚光大。”

混亂是難免的。傑克遜去世後,一大批指控向他的遺產委員會襲來,有些是正當的,有些則十分荒謬,但都需要被嚴肅對待。

布蘭卡說:“我們收到了幾份親子鑒定,都聲稱邁克爾是孩子的父親。還有一位先生聲稱自己寫了《顫慄》和《真棒》專輯中的每一首歌。”

兩位遺囑執行人就當前的困境提出了兩個目標:還清傑克遜的債務,恢復他的音樂家身份。

布蘭卡說:“我們必須讓世人看到真正的邁克爾,他是一位真正的藝術家,不是小報上的熱點人物。”

看著傑克遜的複出巡演彩排視頻,他們很快就有了對策。

 

“你看到了真正的邁克爾,一個偉大的藝人,他掌控著自己的藝術,管理著整個樂隊,而不是只露個面而已。”

結果《就是這樣》橫空出世,這部改編自彩排的電影在全球收穫2.612億美元票房,成為有史以來票房最高的演唱會電影和音樂紀錄片,並使得傑克遜的身價再次飆升。

布蘭卡曾以為那或許是他們最成功的大型傑克遜紀念項目。

“結果是,”他說,“一路走來,我們碩果累累。”

美中不足的是,歌迷們曾懷疑傑克遜首張遺世專輯中有三首假歌。但布蘭卡表示,這確實是傑克遜所唱,但他們不應該推出會引起懷疑的欠佳曲目。

“我們做了所有的盡職調查——我們和樂理專家、聲樂專家、甚至和那個所謂的代唱者(本人已否認)都交談過……但粉絲對這三首粗錄版歌曲的反應讓我們覺得,或許不該再這樣做了。”

不過,一個更大的威脅即將到來。

今年一月,傑克遜遺產委員會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布蘭卡和團隊突然得知,英國第四頻道和HBO聯合制作的紀錄片《逃離夢幻島》將在幾周後的聖丹斯電影節上首映。

影片的主人公是韋德•羅伯遜和詹姆斯•薩菲丘克,他們小時候都在傑克遜身邊待過很久。傑克遜在世時,兩人都否認被他猥褻。但現在卻以生動而令人不安的細節指控稱,傑克遜曾在他們小時候多次性侵他們。

兩人曾在2013年就提起訴訟,但均被駁回,目前仍在上訴。這是傑克遜遺產委員會最新面臨的主要法律難關之一。

從偽紀錄片被官宣的那天起,貫穿其整個播出過程,遺產委員會的反擊從未停止,期間還起訴了HBO。他們稱這部紀錄片是訛錢者已被證實的謊言的翻版。

布蘭卡表示,他們從未考慮過要低調處理此事。

他說:“當有人說謊時,你的第一反應就是回擊,因為他是錯誤的。”

這部紀錄片導致傑克遜的音樂被一些電臺和機構小幅取締,但他在全球範圍內的受歡迎程度並沒有實質性的大幅下降。
 

格林伯格說:“許多大型合約都已板上釘釘,所以這點小插曲不算什麼,而且似乎也沒有造成多大影響。”

布蘭卡表示,事實證明,這種影響稍縱即逝。“就像熱帶風暴一樣。它已經過去了。邁克爾•傑克遜仍然活在全世界人民的心中。”